张玥律师
任勇律师
李常永律师
张岩律师
在线咨询

免费发布咨询,坐等律师在线服务

  • 需求发布后

    10分钟内收到律师在线回复

  • 每个咨询

    平均有多个律师参与回复

  • 99%以上

    得到了圆满解决

立即发布咨询

法律咨询

您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法律咨询 > 云南法律咨询 > 昭通法律咨询 > 综合咨询法律咨询
赵君君律师
徐冰兰律师
什么叫证据

这是一起很明显的《云南省镇雄县公安局包屁故意杀人犯(原国家司法干部)张启勇的严重违法行为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肖世伦,男,汉族,现年66岁,农民,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人,现住镇雄县大湾镇大湾村上街。
被控告人:张启庸,男,汉族,现年65岁,镇雄县司法局退休干部,住址同上。

被控告人的犯罪事实:

被控告人张启庸在文革期间因强买控告人房产一间(连同厕所),至2002年,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房判归控告人,并将其在厕所位置建起的部分判给了被控告人。同时,又从控告人的屋里划出一条通道供被控告人及其一家通行。被控告人因房产官司败诉而怀恨在心,常伺机报复。
2004年3月13日凌晨约2:00左右,控告人起夜上厕所,当回到住房的窗子前正准备进巷子时,被控告人张启庸突然从巷子中窜出,给控告人当胸一刀,刺中控告人的右胸,控告人突遭袭击而惊恐非常,但因剧痛,本能地转身拼命逃跑。张同时喊了一声“你跑”,冲上来举刀又朝控告人刺去,控告人只得伸出左手去挡,致其左臂上下两处又中两刀。之后控告人退到街心,张又追上来连刺四刀,分别刺中控告人的右肚、心窝和右肩胛挨脖子处等人身最为要害部位。控告人此时身中七刀,已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只得于惊惧之中大喊“救命”,喊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之中的控告人之女肖泽芳,肖泽芳跑出来见张还在继续行凶,当即大喊“张启庸杀害我爸爸了,众街坊救命啦!”。张见状马上逃离作案现场。事后才知道张作案的工具乃是一把三棱刀。
事发当时,控告人家属立即报告了大湾派出所,派出所的刘、王二所长赶到现场,并进行了现场勘查,随后叫控告人家属送控告人去医治。控告人被送到大湾卫生院治疗,后因为伤重转往镇雄县中医院,在镇雄县中医院治疗期间,控告人曾两度遭到不明陌生人的恐吓,伤情恶化,不得不转到贵州毕节地区医院继续治疗,后来由于经济困难 ,被迫于2004年3月29日出院,另找私人医生医治,直到基本痊愈。但至今仍然留有后遗症。
案发后,控告人的家人立即请求有关机关处理。控告人出院后也曾多次找有关公安司法机关,请求追究被控告人张启庸的刑事责任,但控告人的十数次控告、上访均被主管机关人员找种种借口,诸如“和为贵”、“冤冤相报何时了”等互相推诿,或者以“没有达到故意杀人罪的伤重程度,不予受理”这在法律上完全没有根据的错误理由来搪塞被害人。控告人担心,因为张原来是镇雄县司法局干部,相识颇多,有关系网罩着,致使控告人投诉无门,无法得到法律应与的公道,以至于被控告人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控告人认为,被控告人张启庸因房产官司败诉而蓄意报复,有杀人动机,被控告人行凶时手持足以致人于死地的利刃,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符合《刑法》第232条规定的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应以故意杀人罪(未遂)追究被控告人张启庸的刑事责任。
故根据《刑法》第232条和《刑事诉讼法》第84条第二款、第86条及其相关规定,请求以故意杀人罪(未遂)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并责令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因治疗而花去的医疗费、车旅费等共计人民币         元。

此致



控告人: 肖世伦

200  年  月  日


人间正义何处寻
被害人肖世伦自述

一、    喋血街头,血染周身透衣红,几经救治解危难。

被害人肖世伦和加害人张启庸两家本是近邻,都居住在大湾镇大湾村上街,两家住房紧挨着,共用一条通道。两家结怨由来已久。
早在文革时期,双方由于住房纠纷,曾一度诉诸法院。当时,张启庸强买肖世伦的住房一间(连同厕所),由于协商不成,肖世伦便起诉到法院,经过一连串的诉讼,最终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房判给了肖世伦,同时,又从肖的屋里划出一条通道供张通行。张启庸因为房产官司的败诉而怀恨在心,常伺机报复,而这个被划出来的通道,就成了张启庸行凶的便道。
2004年3月13日凌晨约2:00左右,被害人肖世伦起夜上厕所,当回到自家住房的窗户前正准备进巷子时,张启庸突然从巷中窜出,给肖世伦当胸一刀,杀在肖的右胸上,肖突遭袭击,虽然恐慌,但登时明白对方是想杀死自己 ,求生的本能迫使自己强忍剧痛转身逃跑,张一声低吼“你跑”,向肖逼了过去,用力又朝肖刺了两刀,肖见其来势汹汹,只得伸出左手去挡,致使其左臂又中两刀。在躲闪之中,肖退到了街心,但张起庸并没有停止行凶,反而追了上来举刀又对着肖世伦刺了过去,分别又有四刀刺中了肖的右肚、心窝和左肩胛挨脖子处等身体之要害部位。这时,由于被害人已经身中七刀,加之失血过多,已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只能大呼“救命”,喊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之中的被害人之女肖泽芳,肖泽芳跑出来见张启庸还打算继续行凶,慌忙大喊:“张启庸杀害我爸爸了,众街坊救命啦!”张启庸见到有人出来了,才逃离了现场 。
此时,被害人肖世伦一身流满鲜血,和其居住在一块儿的家人当即向当地的大湾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的刘所长和王所长赶到现场,并进行了现场勘查。被害人受伤后,立即在大湾卫生院救治,后因为伤重转到镇雄县中医院医治,令被害人及其家属吃惊的是,在镇雄县中医院治疗期间,被害人肖世伦两次遭到不明陌生人的威胁和恐吓,伤情转重,被迫转到贵州省毕节地区医院继续医治,后因经济困难,不得不于2004年3月29日出院,另找私人医生医治,直至基本康复,但至今仍然留有后遗症。

二、    庭院深深深几许,人间告状何其难,怎奈何,世间几多污吏?

案发后,被害人及其家属并没有像有些落后地方的仇杀一样,采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始方法对凶手加以报复。相反,被害人及其家人首先想到的是诉求法律来解决,所以在报案后,被害人及其家属主动配合当地派出所的办案人员,努力寻求用国家法律解决的证据和途径。
起初,派出所经过初步了解后,立即去抓凶手张启庸,但没有抓获,离案发8天后,张启庸才到大湾派出所投案,投案当天即被送到镇雄县公安局。但据后来被害人及被害人的家人的了解,实际上,张启庸连一天也没有被关押就被放回。被害人在出院后也去找到有关公安司法机关,请求追究加害人张启庸的法律责任,令人意料的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主管机关的互相推诿。被害人找到最先了解此案的大湾派出所,得到的答复是:“案子已经移交到镇雄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你去找上头。”可是,当被害人找到镇雄县公安局时,公安局的接待人员却说:“案子还没有到镇雄,你去找大湾派出所,这个案子是由他们办理,你怎么该找的不找,却要找到上头来!”
就这样,你推来,我推去,被害人跑来跑去也得不到解决,被搞得身心俱疲。连最起码的一些法律文书如《不予立案通知书》也没按法定程序和法定时间送到被害人手中,使得被害人无法依照后面的法律程序来行使自己的权利,以至于行凶者至今仍逍遥法外。而且法医对被害人的伤情《鉴定结论》的复印件,被害人也得不到,以至于被害人难以具体了解自己的受伤程度。被害人经过长期的控诉和走访都得不到公正的解决,再加上年迈,且伤愈后身体很虚弱,单凭长时间的奔走来控诉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通过信件的的方式来寻求救济,但得到的却是“和为贵”、“冤冤相报何时了”的答复。后来见被害人告得紧了,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勇气和决心,大湾派出所只得说案卷已经报到检察院,然而等找到检察院的负责人员,检察院的主管人员却说:“你的案子公安机关没有按正规程序报来,我们也只能按非正规手续答复公安机关,况且你所受的伤害没有达到故意杀人罪的程度,不能起诉。”请问,这是一个国家司法人员的水准吗?滑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故意杀人罪还需要达到一定的伤重程度才受理,这在法律上是毫无根据的。还有其他的公安机关的负责人的答复更有甚于此。其目的只在于排斥被害人寻求法律救济,拒被害人于法庭之外。
被害人担心,由于作案人张启庸原来是镇雄县司法局干部 ,在司法这一块儿有很多老相识,又加上张在里面的“物质活动”,被害人无论如何努力,也是徒劳无功。

三、    为求正义与公道,被害老翁誓将官司打到底。

苍天在上,父母官明鉴:这是一个有法纪的社会。因为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不是人治社会,所以我们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来办案;因为有法律,所以老百姓认为那是公道,当百姓遇到纠纷时,就需要由法律来主持公道;因为有法律,所以稍微有一点法律常识的老百姓都希望把案子诉诸法律,来谋求公正的解决,而不是原始的报复与仇杀;因为有法律,我们的社会才能长治久安,人民才会感到安全,社会才会进步。所以,老百姓绝不会容忍有任何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因为那样,将会亵渎我们国家法律的尊严,将会使老百姓对法律失去信心,更将会毁了我们的国家。
作为被害人,肖世伦绝不会容忍行凶者逍遥法外,因为这不仅关乎到被害人的切身利益,更能反映出镇雄县这个地方的法制的文明程度。将行凶者绳之以法,这是一个被害人的权利,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公民应尽的义务。所以被害人一定会坚持到底,不管前面的路如何艰辛、有多少“网子”罩着,都会迎难而上,即使是拚了这条老命,也务必将官司进行到底,直到法律赋予一个公道为止。
因为被害人始终相信这是一个有法律的社会。

自述人:肖世伦

200    5年  

一年半以来我和父亲不知多少次找了各级派出所、公安局、地区公安局、省公安厅。政法委、人大、检查院等等(两会期间还亲自去了北京可被在北京开会的公安骗回来答应一定解决)谁知这都是美丽的慌言???
   如果能够得到法律部门的解决,那是最好不过的,可是,他们都是一条龙的贪官,黑恶势力的滋生者,还怕你告吗?
    钱钱钱,违反治安的都立即下发治安处罚决定书,可是在镇雄县大湾镇派出所就硬是把个刑事案件强行的压在一边,由于我们告得急,公安局给我们的说的是因为证据不足,不能逮捕人,杀人的刀张已交出来了,但是上面因为没有纸文(原因是张落在家里的煤坑里过),我们就直问公安机关。请问刀上的纸文没有了,那吗?张说他拿的手电筒是我父亲拿起来用的,请问你们是否作了坚定。难道以没有了纸文了吗?等等众多的的证据他们不过问。
在我父亲多次的上访以及今年公安部开展的《局长、厅长》亲自大接访关于上访群众的案件开始以后,镇雄县公安局局长、副局长、丁科长等四人,把我父亲叫到公安局去做我父亲的思想工作,要我父亲统一调解。可我父亲的第一句话就是,请问局长?刑事案件可以调解吗?接下来,又请副局长的亲戚打电话给我父亲,还是劝我父亲答应调解等等慌堂之说:试问镇雄公安是否懂得法律那吗还是法盲,不,他们不是,他们是在贱踏法律的尊严。

由于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邓坤是张的亲戚,所以在案发后的第八天张才来大湾派出所投案,大湾派出所立即把他送去县公安局,可是县公安局于当天就把张给放了,时至今日此案一至得不到县公安局和大湾派出所的片纸结论。我们作为受害人,总是报着一线希望,希望法律是真正的公真的,但是我们一至从地方告到中央的信访局和2005年全国性的公安部举行的《大接访》活动,,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先燕民在接待我父亲的上访后,给了我父亲一份信函,他们会通知公安局于一个月内把办案结果回告我父亲,但是还是未得到任何的通知和结论。虽然这是万人都知道的《镇雄县公安局是特别黑暗的》但是我们还是坚定信念,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如果韩律师有信心为民伸冤,我就把我们在这段时间的所有的上告和上访资料在网上传给你,先参考:
   我的联系电话:0870-3854405  3854412
       传真:3854412
QQ:87827575
邮箱:86426592@163.com



问题补充:
日  记
今天三点钟我接到了公安厅控申办一个姓王的同志来的电话,约我明天下午3点钟去老公安厅信防接待处面谈,他想了解我是怎么想的,                              
2008-7-31
08年8月1号下午3点我和我妻子准时到了老省公安厅控诉科,王警官叫我稍等,马上电话联系人过来跟我们谈话,不一会,来了5个人,经介绍一个是昭通市公安局的黄科长和一个女的叫张科长,一个是镇雄县公安局的丁科长,法制科宗队长,大湾派出所郑所长。
王警官介绍了叫我去的目的,是由几位警官介绍并告诉我父亲被杀一案的破案过程,谈话过程都有录音记录。根据他们的介绍,其目的还是为了说明他们在破案过程中的所作所为,都是按照法律程序来办的,是合法的,他们已认可我父亲是被张启勇杀的,张已成认了是他杀的,只因为找不出充分的证据,所以他们两次把此案报去检察院批捕,都因证据不足被退回来重新审查。后因张启庸于06年7月21 死忘,根据相关的法律程序,此案应依法撤消。同时要我在08奥运期间,不要再在网上发表我父亲的案子的经过了,影响不好。
我提问了他们:一、在此案中你们声称的证据不足,请问,受害者还没有死的前提下,已经明确犯罪嫌疑人是张启庸,我父亲被杀时的时间地点,身上所穿的拖鞋、睡衣当时到场的刘王二所长所见的情行。张启庸逃跑一个星期后才来投案自首,大湾派出所立即就把张启庸送去县公安局,可是就在送到县公安局的两个小时之内张启庸就被放回家了。他们所称的证据不足就是刀无法认定是谁所有的和因为刀上的指文已被洗掉。我请问就算刀上的指文已经被洗掉那吗,张启庸自己说的,那把手电筒以是我父亲的,请问你们侦查机关有没有把手电筒拿去作了鉴定呢,难道上面的指文已被洗掉了吗。受害者身上的伤口与张交出来的刀吻合吗,张狡辩说刀是我父亲拿去的,那吗请问那样锋利的三轮刀他在我父亲的手里抢过去却没有伤到他自己的哪怕是一点点皮伤,你们认为张的狡辩是正当防卫成立吗等等证据,那么多的证据你们确说证据不足。既然证据不足,为什么有的证据确不去取证呢。此时黄科长,接话说,这点呢是他们的公安人员在工作上的不认真,他带表镇雄县公安局向我赔礼道歉、对不起。我又问丁科长,我们当初因为在大湾派出所和镇雄公安局之间被你推来我去的,致使受害人不知道该找谁了的情况下。才开始了上访之路。黄科长口口声声他们都是按照法律程序办理此案的,我问他,伤情鉴定书为什么不按法律程序发给受害者呢。县公安局在跟我父亲的回信上说,已发给我父亲不予立案通知书,那请问我当时就去大湾派出所找王所长要他把不予立案通知书发给我。可王所长说的是,不予立案通知书是要放在党案里面,不能给你们。黄科长又接话,声称那是他们的信访上的杨同志在工作上犯了文字性的错误,再次跟我赔礼道歉。那吗我在问,既然你们都是按照法律程序办案的,张启庸是06年农历7月二十一死的,现在已经是08年八月二日了,是隔两年的时间,你们为什么又不按照法律程序下发撤案通知书给我父亲呢,而是在我家不断上访和在奥运期间来临之时,在省公安厅再次电话催办的情况下,你们才来告诉我,此案应该撤销了呢。种种事实表名你们有没有对此案认真负责,同时以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难道这不是枉法办案、包屁、不作为和渎职吗。这就是在忽悠当事人,在这一次谈话中黄科长跟我三次道歉,又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那就是他们在工作中的不负责任,造成了对当事人的,方方面面的损失,难道就以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
他们要求我支持他们的工作,我说你们是当地的父母官,我是一定支持你们的工作的,但是在我看了他们的因为录音满了就用笔记录的那几页时明显存在。避重就轻和断张取义的手法,所以我没有签字。所以我最后提出了两个合情合理的要求。一、请你们按照法律程序把我父亲的伤情鉴定和不予立案通知书发跟我吗我就不在网上发表了。
但是到了今天他们还是不给予我什么答复?
二○○八年八月二日



问题补充:
什么叫证据
四年多以来我不知多少次找了地区公安局、省公安厅。政法委、人大、检查院,上访北京三次等等,都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回函,催促尽快办结此案。可谁知这都是些美丽的慌言???因为镇雄公安局就是不管这个案子。
由于县公安局刑侦副局长邓坤是张的亲戚,所以在案发后的第八天张才来大湾派出所投案,大湾派出所立即把他送去县公安局,可是县公安局于当天就把张给放了。就是违反社会治安的都要立即下发治安处罚决定书,可是在镇雄县公安局就硬是把个刑事案件强行的压在一边不管。按照镇雄公安局的这种执法逻辑:那吗,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去杀人,但是不能违反治安管理处法条例。由于我们告得急,公安局给我说的是因为证据不足,检察院不批捕他们以没有办法。真的很慌堂啊,事实上杀人的刀张已交出来了,a张已认可是他杀的了。说是上面因为没有纸文而成了证据不足来某骗受害人(原因是张落在家里的煤坑里过),我们就直问公安机关。请问刀上的纸文没有了,那吗?张说他拿的手电筒是我拿起来用的,请问你们是否作了坚定。难道以没有了纸文了吗?作案的时间、地点、动机等等众多的的证据他们不过问。
时至今日此案一至得不到县公安局和大湾派出所的片纸结论。我作为受害人,总是报着一线希望,希望法律是真正的公正的,但是我们一至从地方告到中央的公安部等部门和2005年全国性的公安部举行的《大接访》活动,,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先厅长在接待我上访后,给了我一份信函,他们已通知公安局于一个月内把办案结果回告我,但是还是未得到任何的通知和结论。说明一个事实,《镇雄县公安局是特别黑暗的》上级领导的批示都不理采,何况我一个老百姓呢?

地址:云南省镇雄县大湾镇上街社    肖世伦
 联系电话:0870-3854275 
       


http://www.66law.cn/channel/viewtopic.aspx?topicid=8777

咨询编号:8777|云南-昭通|2006-02-19 15:19|22 位律师回复
公众采纳

宋泉律师

  • 地区:黑龙江-绥化
  • 咨询电话:13703669049
  • 帮助网友:54024 次
  • 点赞人数:175 人

你可以申请公安机关对于凶器和伤口进行鉴定,如果凶器和伤口吻合,公安机关就没有什么理由在不按照刑事案件办理,你们一直往上告,但没有注意告状的技巧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2006-02-19 15:30

0

刘军实习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3184 次
  • 点赞人数:13 人

1、你还可以去检察院,将情况向检察院说明,请检察院要求公安部门立案。
2、你也可以凭公安部门不予立案的材料(证明),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3、向人大反映也可以,请求人大过问此事,刑事法律监督的权力

2006-02-19 16:06

0

付修勇实习律师

  • 地区:云南-昭通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63 次
  • 点赞人数:2 人

你可以到县或市人民检察院申诉或控告,要求公安部门立案或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同时党委、政府也是反映情况的渠道,也可以到县或市人民政协、人大反映,要求实施个案监督。
律师介入一个还没有公安机关还没有立案的刑事案件,难度是相当大的,同时费用也较高。由于你是被害人,律师的作用现阶段只是代理你控告,在进入刑事诉讼后才可以代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你想请一位能够为你告赢这个官司的律师的想法没错,但所谓“赢与输”是完全靠证据说话,且裁判权在人民法院,律师根据律师相关法规的规定,是不能对当事人进行承诺的,只能进行风险提示,风险要由你承担。
镇雄有两家律师事务所,即南广律师事务所、滇东北律师事务所镇雄分所,昭通的律师事务所较多,你可以去咨询一下。
镇雄
云南南广律师事务所
地址:镇雄县乌峰镇中山路41号
电话:0870-3120848
邮政编码:657200
主任:常开远
执业律师:常开远 黄泽武 马登鑫 王兴康
云南滇东北律师事务所镇雄分所
地址:镇雄县乌峰镇建设街2号
电话:0870-3122448
传真:0870-3122449
邮政编码:657200
主任:洪鑫
执业律师:
洪 鑫 岳朝波 段定梅 熊国平 汪武勤
陈 勇 申 贤 邓云峰 王 枭 郎学科

昭通
云南宏通律师事务所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迎丰路68号
电话:0870-2158050
传真:0870-2158329
邮政编码:657000
主任:赵锦峰
执业律师:
赵锦峰 彭家政 黄顺生 吕吉全 王四平吕 云
云南元和律师事务所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斜对面
电话:0870-2229599
传真:0870-2229599
邮政编码:657000
主任:姜光耀
执业律师:
姜光耀 罗天明 李 茂 艾永莲 王树平祝立明 王海波 刘崇洪 王晓兵
云南长鸣律师事务所
地址:昭通市海楼路中段
电话:0870-2224566
传真:0870-2224566
邮政编码:657000
E-mail:yncmlawfirm@sina.com.cn
主任:丁立宪
执业律师:
丁立宪 邓绪信 张 镔 陈学东 刘存琪李焕芳
云南滇东北律师事务所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凤霞路149号
电话:0870-2233448
传真:0870-2233449
邮政编码:657000
主任:黄佑虎
执业律师:
黄佑虎 姜梅 杨显全 常勇 梁明莹 李章  李正 凌洪
郎学虎 崔丽华 李发兴 陈知喜 张天春 牟成源 尹盛 许定虎 谭清艳 王波  曾兴玉 刘先龙 石莲松 胡香春 曾云燕
云南悟同律师事务所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旁
电话:0870-2226058
传真:0870-2235059
邮政编码:657000
主任:陈光焕
执业律师:
陈光焕 黄柏春 杨宗辉 熊昌禄 王 彦刘琦富 曹沙汀 严胜波 吕吉海 唐兴勇温煜强 陈 林 黄代华 樊 鹏 陈 苹毕 玲 王丽华 左春兰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昭通分所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海楼路区法院旁
电话:0870-2238818
传真:0870-2238818
邮政编码:657000
主任:戚凯
执业律师:
戚 凯 孙 健 范荣连 邱 涛
云南南高源律师事务所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区法院旁
电话:0870-2238148
传真:0870-2238148
邮政编码:657000
主任:李远福
执业律师:
李远福

2006-02-19 17:14

0

邢伟华律师

  • 地区:上海-徐汇区
  • 咨询电话:18916***
  • 帮助网友:50155 次
  • 点赞人数:88 人

可以向检察部门、政法委、上级部门反映。

2006-02-20 15:45

0

律师回答

童永强律师

  • 地区:河北-石家庄
  • 咨询电话:13653215811
  • 帮助网友:2483 次
  • 点赞人数:4 人

和为贵,这总是个偶发事件.作了伤残鉴定了吗?故意杀人是有些勉强,以伤害和民事赔偿为好,你说呢?

2006-02-19 15:47

1

龚家林律师

  • 地区:江西-南昌
  • 咨询电话:13576062389
  • 帮助网友:18296 次
  • 点赞人数:51 人

信访没有出路,只有诉讼.建议聘请律师帮助.

2008-07-16 18:47

1

郭书山实习律师

  • 地区:河南-郑州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560 次
  • 点赞人数:2 人

如果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就请相信法律。
非常同情你的遭遇,也希望在当地律师的协助下尽快解决问题。

2006-02-19 15:51

0

张建东实习律师

  • 地区:河南-郑州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387 次
  • 点赞人数:4 人

当前法制环境,建议民事诉讼,以最大限度弥补损害。

2006-02-19 15:54

0

陈一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3141***
  • 帮助网友:325 次
  • 点赞人数:2 人

相信政府,相信法律,当地公安机关不立案,可以向检察部门、政法委、上级部门反映。

2006-02-19 16:06

0

高炬实习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2347 次
  • 点赞人数:6 人

刘军律师所述途径都可以解决你的问题,建议你找当地律协请求他们给与你详细的指导

2006-02-19 16:22

0

马献坤律师

  • 地区:云南-昆明
  • 咨询电话:13908***
  • 帮助网友:7771 次
  • 点赞人数:16 人

已经交换过多次意见,法医鉴定是当务之急。

2006-02-19 16:54

0

马国华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3683***
  • 帮助网友:66053 次
  • 点赞人数:345 人

【云南省镇雄县公安局包屁故意杀人犯(原国家司法干部)张启勇的严重违法行为 刑事控告状 】对于这个案子,似乎在其他的网站或者其他的时候看过、回复过。 给我的印象是你们上访是无出路的, 不如直接诉讼, 按照诉讼程序, 如果有得力的律师帮助应该是有头绪的。

2006-02-19 17:22

0

马国华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3683***
  • 帮助网友:66053 次
  • 点赞人数:345 人

再次邀请应该提出邀请的目的,是否有新的问题。

2006-02-19 19:45

0

李建忠律师

  • 地区:陕西-西安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75459 次
  • 点赞人数:150 人

向省委\人大\政法委反映.

2006-02-19 19:50

0

郭永生实习律师

  • 地区:河南-鹤壁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10372 次
  • 点赞人数:28 人

可以向检察部门、政法委、上级部门反映。

2006-02-19 20:14

0

白琳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8701***
  • 帮助网友:29945 次
  • 点赞人数:79 人

通过诉讼解决好于信访.

2006-02-19 20:31

0

汪敏华实习律师

  • 地区:上海-徐汇区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14109 次
  • 点赞人数:32 人

可以向检察部门、政法委、人大、上级部门反映。

2006-02-20 20:44

0

刘敏青律师

  • 地区:上海-浦东新区
  • 咨询电话:13122***
  • 帮助网友:24408 次
  • 点赞人数:59 人

1、同意以上律师观点;
2、建议与当地律师联系

2007-08-03 10:35

0

查看更多相关咨询
查看更多相关知识
查看更多最新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