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泓辉律师
徐娟律师
丛志锋律师
刘骏律师
在线咨询

免费发布咨询,坐等律师在线服务

  • 需求发布后

    10分钟内收到律师在线回复

  • 每个咨询

    平均有多个律师参与回复

  • 99%以上

    得到了圆满解决

立即发布咨询

法律咨询

您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法律咨询 > 江西法律咨询 > 赣州法律咨询 > 综合咨询法律咨询
邢洋律师
曹金雯律师
伸张正义之路 我父离奇死亡

伸张正义之路   我父离奇死亡
     我的父亲叫胡绪华,1964年3月生,汉族,江西赣县人。
     我父在担任赣县社保局下属社保局公司经理期间,由于赣县检察院滥用职权,捏造事实,大搞刑讯逼供,于1997年7月3日,由赣县检察院批准非法逮捕我父615天,后经赣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我父不服上诉赣州市中院又以“证据不足”改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把没有贪污、受贿的我父,硬要判处贪污、受贿罪,我父不服。这是一起由赣县检察院干警制造的重大冤假错案,对我父进行了长期残酷的迫害,我父做牢期间变卖所有家产交给法院(赃款收据)。母亲和父亲离婚,就是因我父在坐牢出来以后,身体致残,不能赚钱给母亲,而且我父已经是一个被判过刑的罪人。因为这场冤假错案,搞的我父母离异,家破人亡,走投无路,至今还未平反纠正。
    几年来,我父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信访条例》赋予的权利,曾先后向县、市、省多次上访,当地政府只解决了我父暂时的生活方面的部分问题。但是,长期压在我父头上的冤假错案无法解决。因此,我父只有心向北京,上访党中央、国务院,要求中央依法复查解决我父的问题。自2004年以来,原告依据法定程序,反复要求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最高院和最高检等中央有关部委复查解决这起冤假错案,维护我父的合法权利。得到了县、市、省各级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信访部门的热情接待和支持。我父要求中央有关部门解决的问题,最高院已接待我父多次,并排在较前的位置,现正在处理中。事实证明,我父上访党中央、国务院和地方政府的行为是合法的、正义的,是公民的政治权利、民主权利,必须受到《宪法》和法律保护,任何人、任何组织不得打击报复。
    但是,赣县检察院及赣县政法委,十分害怕我父上访党中央,向中央反映他们违法侵权等问题。于是他们滥用职权,对我父的合法上访,正义上访,诬陷为“无理上访”,“非正常上访”,并串通公安机关对我父进行打击报复。赣县检察院于2006年9月11日,向赣县公安局作出了《关于对胡绪华无理上访,诽谤检察干警,请求依法追究责任的建议》,诬陷我父上访扰乱了工作秩序,违反了《信访条例》,请求县公安局依法作出处理。赣县政法委也把我父的合法止访,正当上访列为“非正常上访”,暗中指示赣县检察院、赣县公安局、赣县社保局派专人跟踪、监控和限制我父的的人身自由等非法行为进行陷害、打击报复。
    如2006年8月27日,我父再次上访北京最高院、最高检,赣县派往北京接访的谢家梁,梁飞等人于同年10月1日和我父三人从北京乘火车到赣州火车站时,次日下午2点多钟,专派在赣州火车站等候的赣县检察院的警车,非法将我押送到赣县公安局询问、审讯笔录,要我父交待上访北京的事实,审问一直到晚上22点,才放我父睡觉。之后,赣县检察院、公安局和社保局专门指定人员对我父24小时轮班非法限制我父的人身自由和监控,连吃、解大小便都跟踪。特别是2006年10月16日晚上,赣县社保局领导指定专人锁住大门,不让我父外出大小便,五六个人轮班非法限制我父的人身自由。同月17日早上70:30,我父冲出大门吃早饭,社保局组织五六个人抓住我父,当日早上7:48、7:50、8:01我三次拔打110向公安局报警,执警的110不对非法抓住限制我父的人身自己的人处理,反而把我父押送去梅林派出所。当日上午10点钟左右,赣县公安局又将我父押送到赣县看守所、审讯、笔录、录相。责令我父解下皮带,交出后机、现金等财物,诬陷我父扰乱单位秩序要拘留我父,我父申辩这是住宅区,无人办公,我父未扰乱单位秩序。当时气得我父抽筋、昏倒地上。赣县公安局马上叫120救护车将我父送进赣县人民医院住院抢救之后,赣县公安局仍派人监控我父。
    2006年10月18日赣县公安局用警车从医院将我父押送到公安局审讯、笔录。当天中午向我父出示一张北京市府右街派出所2006年10月16日所谓《工作说明》,同日该局作出赣公(治)决字(2006)189号《公安处罚决定书》,诬讲我父“严重扰乱了北京中南海新华门地区的秩序”,非法拘留我父10天处罚。于同年10月28日释放后,由赣县社保局强制将我父扭送到赣州市保安公司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长达35天之久,侵犯了我父的人身自由权、财产权。这是一起由赣县检察院、政法委、公安局、社保局等单位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有预谋的最严重的打击报复上访人的政治事件,对我父的上访北京中央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一系列的严重侵犯。
    以后又多次对我父上访北京中央,非法押送到赣县公安局进行审讯、笔录,逼我父签字,我父理所当然予以拒绝。
    2007年7月31日,原告再次上访党中央、国务院,先后上访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受到了中央上述部门的热情接待和支持,原告向中央上述部门再次提出要求复查解决长期迫害我父的冤假错案。最高院、最高检的接待人员表示一定要依法办事,凡是搞错了的都要依法纠正。
    然而,被告的赣县公安局,又一次派人非法监控和跟踪我父到北京上访最高院的地点,他们以接访为名,于2007年8月2日在北京就将我父拘留监控起来了。
    赣县公安局将我父抓回赣县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非法审讯笔录,要我父交待再次上访北京中央的事实。于同年8月3日就将我父拘留在赣县看守所关押。2007年8月13日被告作了赣市劳决字(2007)第176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我父劳动教养一年六个月。这是被告的赣县政法委、赣县检察院、赣县公安局、赣县社保局再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有目的打击报复我父上访党中央、国务院的合法行动,县领导侵犯我父信访权利,进行的更严重、更残酷的打击报复和陷害。县领导滥用职权,动用专政工具,镇压上访群众的错误行为,必须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强行送我父去高安劳教,在劳教所我父精神上、身体上受到了严重的折磨致残,从2007年10月起就不能正常进食,只能靠喝奶粉维持生命,在没有得到人道的正常的医护下,他下肢瘫痪了,后来连话也说不了,最后仅靠挂点滴维持生命,这样拖了近一年,在其奄奄一息之时,劳教所怕死在所里,2008年10月6日国庆节后多次反复催促县公安局要将人接回治疗,县公安局向县领导汇报后,县领导指示由单位(县社保局)派车派人去接,单位于2008年10月10日才派人租车前往接人,但不幸的是在返回途中遇车祸死亡,人有去无回.我要问,上访有罪吗?为何要劳教?人已有病为何要拖上近一年不给治疗,起码的人道主义哪里去了?人死不能复生,但活人又该怎样对待呢?
    弟弟胡刘冰(18岁待业)应单位要求同车前往接人,在车祸中右腿骨折住院,爸爸去世了,妈妈几年前离婚了,只剩下我和弟弟,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没有工作,生活也没有着落,以后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我们多次找单位领导借生活费一分钱也没有借到,还说叫我们“滚蛋”,又多次找县里有关领导,他们避而不见,真是投诉无门,10月25起县医院开始对我弟弟停医、停药,连起码的人道救治都没有了,这难道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所为吗?这就是以人为本建立和谐社会的政策吗?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万般无奈只好向上级反应。
    我父亲死了已经有一个半月了,马上就是他第七个七,弟弟现在也没有医药治疗。我不相信这个世上坏人可以活那么久,凭什么要死的人是我爸爸,不是那些残害百姓的坏人?凭什么在证据面前可以理直气壮的爽赖?凭什么欺负了我父亲又倒过来欺负我们?他们害死了我的父亲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古人都知道斩草除根,更何况现在的人呢?反正我现在下定决心了,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那些坏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要是我有钱去买枪买炸药,我一定要把他们给灭了。他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咨询编号:84876|江西-赣州|2008-11-25 20:10|1 位律师回复
查看更多相关知识
查看更多最新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