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泰律师
何丽国律师
肖桂娥律师
陈嘉丽律师
在线咨询

免费发布咨询,坐等律师在线服务

  • 需求发布后

    10分钟内收到律师在线回复

  • 每个咨询

    平均有多个律师参与回复

  • 99%以上

    得到了圆满解决

立即发布咨询

法律咨询

您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法律咨询 > 云南法律咨询 > 昆明法律咨询 > 综合咨询法律咨询
吴树雄律师
沈佳鹏律师
谭君耀律师
我国的法制社会在哪里?

华律网的律师朋友们:大家好!
    匆匆一别近三年,今天又回来和大家见面了。
    今天带来的问题有点大,希望华律网的律师们能各尽其力,为我国的法制建设尽一份力!其实这个案子应该很多律师都知道了,我也许多此一举。请谅!谢谢大家!
    我在来此之前,已经向当事律师及律所、法制早报、CCTV12、民主与法制、国家信访局……发过邮件,呼唤法制的回归。
     (案件进展近况:据黎律师说,已上诉至枣庄市中级法院)



    下面就是本问题:



                   我国的法制社会在哪里?


   下面转载的这个案件折射的是我们国家的司法现状和法律工作者以及新闻工作者的工作能力和生存空间等等一系列重要问题。案件中的三方:法院、律师和《法制早报》的记者,他们原本都是宣传、维护、捍卫法律的中坚力量,并非像“农民工”一样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但是,当这三者同时面对时,情况又会是什么样呢?国家的法制制度到底在哪里呢?如何体现呢?

                                          

                                                          云南昆明    雷舰开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tousu.org/show.aspx?id=2035&cid=17

原《法制早报》记者齐崇淮获刑四年引争议
[日期:2008-05-18]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黎雄兵
[字体:大 中 小]


案件回放:   原《法制早报》山东记者齐崇怀2008年5月13日开庭受审

     齐崇怀,又名齐崇淮。98年至06年6月,先后任山东工人报记者、人民公安报山东记者站记者编辑、中国安全生产报山东记者站长。06年6月26日,正式受聘法制早报,任事业发展部山东部主任,并受聘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湖南经视《法制周报》及《南风窗》等报刊杂志特约记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以独立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仗义执言,针砭时弊,揭露官场腐败,维护公民权利。

    2007年4月28日,中纪委、审计署、建设部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项目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清理各地违规建造的党政机关楼堂馆所。2007年6月14日,滕州市委豪华大楼照片惊现新华网等各大网络,反响强烈。随后,与豪华大楼网帖相关的网友“白展堂”、“qichonghuai”先后被滕州警方以涉嫌经济问题抓捕。“qichonghuai”即本案记者齐崇淮。

    2007年6月25日晚以“涉嫌经济问题”被滕州警方从位于济南的家中带走,6月26日以“涉嫌招摇撞骗”被刑事拘留,8月2日以“涉嫌敲诈勒索”被捕。现羁押于滕州市看守所。2008年5月13日上午九点将在山东省滕州法院以诈骗、敲诈勒索罪名对齐崇怀进行公开审判。

    侦察机关和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齐崇淮、贺彦杰在2005年底至2007年5月期间伙同人民日报市场报山东记者站站长刘某、中华英才网记者刘某等(除齐、贺外,其他涉案记者未被追究),在采访报道郓城县交警大队执勤轧死人事件、新泰市煤矿安全事故、泰安岱岳区拖欠农民工工资等事件中,分别从郓城县公安局骗取3000元、从黄前镇政府骗取2000元等多起所谓诈骗、敲诈勒索犯罪。

    让人不解的是,指控齐崇淮的犯罪事实中,所有被害人均是山东省内各地各级党委宣传部、行政机关和政法机关等公权力部门,均是由备受关注的行政执法事件或群体性事件采访报道而引起,均是由不同级别的党委宣传部门官员出面“组织协调”,并带领相关权力部门的领导主动上门到被告人的住所或工作场所“攻关”“灭火”,以采访成本都不能补偿的金额极少的汽油路桥费用形式补贴给被告人而将新闻稿件撤除。这些官员们的“灭火”战绩现在成为记者齐崇淮的罪证。

    令人疑惑的是,侦察机关检察机关指控的多起犯罪事实中,所谓被勒索、被诈骗的受害人,除了菏泽市委宣传部、鱼台县委宣传部、滕州市城管局等强力部门外,还有肥城公安局、郓城公安局等政法机关,而没有一个公民个人或民营企事业单位或组织。

    有趣的是,所谓受害人的各党政机关强力部门没有一个部门向有关部门报案。滕州公安在《起诉意见书》中这样表述案件线索来源——“在工作中发现”!该局2007年6月24日对齐崇淮的《立案件决定书》居然连文号都没有,显示为——“滕公刑立字[2007]     号”!

    舆论监督,首指对公权力的监督。由于新闻管制的原因,媒体异地监督成为主要形式。而长期以来,各地各级党委宣传部门惯常上演的“新闻消防”“新闻灭火”潜规则,再一次使得被告人齐崇怀成为潜规则的受害者,最终损害的是公众的知情权和社会公平、公正、廉洁。

一审判处4年

   因山东滕州市委豪华办公大楼照片曝光事件被捕的原法制早报记者齐崇怀, 2008年5月13日上午9时在滕州法院开庭受审,至当天晚上9时30分庭审结束,法庭最后当庭宣判齐崇淮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齐崇淮,又名齐崇怀,98年至06年6月,先后任山东工人报记者、人民公安报山东记者站记者编辑、中国安全生产报山东记者站站长。06年6月26日,正式受聘法制早报,任事业发展部山东部主任,并受聘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湖南经视《法制周报》及《南风窗》等报刊杂志特约记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以独立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仗义执言,针砭时弊,揭露官场腐败,维护公民权利。

2007年4月28日,中纪委、审计署、建设部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项目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清理各地违规建造的党政机关楼堂馆所。2007年6月14日,滕州市委豪华大楼照片惊现新华网等各大网络,反响强烈。随后,与豪华大楼网帖相关的网友“白展堂”“qichonghuai”先后被滕州警方以“涉嫌经济问题”抓捕。“qichonghuai”即本案记者齐崇淮。



回避申请被驳回

上午9时庭审开始,当审判长李体申询问被告人是否申请检察人员和审判人员回避时,被告人齐崇淮当即提出申请,要求公诉人席上的女检察员刘玲回避。“理由是她第一次提讯我时,开口就对我进行无端漫骂侮辱和人身攻击,我认为她不能公正处理本案”齐崇淮这样陈述申请回避的理由。

随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十分钟后,审判长宣布被告人齐崇淮的回避理由不能成立,经滕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决定,驳回被告人的回避申请。庭审继续进行。



休庭期间法警施暴

上午的庭审于12时结束,因齐崇淮欲回头招呼安慰旁听席上悲伤而泣的妻子,被看守法警迅即强行拖出了法庭,齐崇淮对法警的粗暴动作进行抗议。数名法警架着齐崇淮从楼梯口离去,齐崇淮的抗议声伴随法警们的怒吼声渐渐远离开法庭。

下午12时30分庭审开始时,在辩护律师的询问下,齐崇淮这样向法庭描述自己被强行拖出法庭后遭受的暴力殴打:“两名法警把我按倒在地板上,将我的头朝地板猛烈撞击,连续六次!我头部疼痛难忍,不知能否顺利走完下午的庭审。两位殴打我的法警警号是375366和375365。”

上午的庭审中,针对侦查期间齐崇淮遭受的刑讯逼供,辩护律师已经提出了强烈抗议。面对法庭审判期间再次出现的法警殴打被告人的暴行,辩护律师措辞激烈几乎愤怒起来的发言最终被审判长打断。



立案决定书无文号

侦察机关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齐崇淮在2005年底至2007年5月期间,伙同他人假冒记者身份以撰写负面文章在新闻媒体上曝光相要挟,向菏泽市委宣传部、郓城县公安局、肥城市公安局、滕州市城管局、济阳县城管局、阳谷县烟草专卖局、鱼台县委宣传部等多个党政机关部门诈骗、勒索钱财。

辩护律师认为,这是一种对公权力部门的新闻监督而遭受打压构陷的事件,而根本不是所谓的诈骗或勒索犯罪。针对辩护律师关于案件中无一受害党政机关主动报案,滕州公安局凭何依据主动介入该案并以敲诈勒索犯罪查处的质疑,滕州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解释为“我局在工作中发现”。

更为蹊跷的是,作为须经严格审批的刑事案件《立案决定书》,2007年6月24日滕州市公安局对被告人齐崇怀以招摇撞骗罪批准刑事立案时,连基本的文书字号都没有,而是空白号“滕公刑立字[2007]   号”。



证人无一出庭

检察机关用于证明被告人犯罪的三十多位证人证言,如滕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长赵曰祥、滕州城管局梁兴启副局长、郓城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闫金石、诸城市宣传部张建平副部长、诸城市贸易局周洪荣书记、济阳县宣传部新闻科长刘军、阳谷烟草专卖局陈亮亭局长、鱼台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张东国、汶上县县委宣传部李同彬部长、杨奉明科长和经贸局郭中飞副局长、新泰市新汶镇副书记范明起、宣传干事杨洪山、泰安市岱岳区黄前镇副书记赵嵩以及东省交警总队宣传科长赵金虎、政治部主任、肥城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以及等等。

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证人须出席法庭接受质证,否则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可是,本案中哪怕是一位证人也未能出席法庭接受质证。虽然早在开庭之前,辩护律师已经特别就检方证人出庭问题提出了书面要求,今天的开庭中检察机关仍对此未作任何解释,。



一旦采访,就脱不了身

“一旦去采访了负面新闻,就休想脱身,甚至拒绝对方钱财时,面临威胁的是我们自己。”被告人在陈述2007年1月济阳县城管局执法打死人恶性事件时这样向法庭倾吐苦衷。

2007年1月,被告人齐崇淮与同伴调查采访完济阳城管执法打死人事件后,写出了报道文章《山东蛮狠城管打死店主》。济阳方面的宣传部门和政府官员带上钱款,三赴济南找到被告人的住地和工作场所,要求撤销稿件不对外发表,均被被告人严厉词拒绝。最后,济阳官员门事实誓不罢休,通过组织渠道请求济南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凌姓常务副部长出面说情,并告诫:“钱一定要收下,否则你们会有麻烦的!这点钱都不敢收,怎么在济南混呢?!”撂下两个信封就扬长而去。

“那时的感觉,我有一种不收下他们钱会被谋杀掉的恐惧!虽然仅只是2000元。”被告人面对本案中这种新闻灭火潜规则一脸的无可奈何,“现在倒好,我们被指控为对他们实施敲诈勒索犯罪??”



被敲诈,还需有关系

检察机关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中,有些被害人居然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通过找到被告人的朋友中间引推荐,才得以跨越门槛有资格“被敲诈”。

2007年4月被告人采访调查肥城市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处理过程,肥城市交警部门想“灭火”阻止齐崇淮采访发稿件,被拒绝。齐回家到济南后,肥城交警大队的干警们居然四处寻求渠道和关系,最后得知省交警总队宣传科的赵金虎科长与被告人齐崇淮熟识是老朋友,于是通过赵金虎将被告人约出来进餐,这样肥城市交警大队的干警才得以有机会接触到齐崇淮。在这种短兵相接无处遁形的窘况下,以弥补同伴共同采访的差旅费用支出名义收下了肥城市交警大队4000元。

就这些,构成了齐崇淮敲诈勒索他人钱财的事实。



法庭宣判时,齐崇淮没有当即决定是否上诉,表示将在上诉期内经过考虑后再作决定。

附:律师答辩词

舆论监督,首先是对公权力和政府官员的监督,是维护公众知情权、捍卫社会公平与正义、建设透明、阳光和法治政府的基本保障。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有权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进行监督。在捍卫言论自由,实现舆论监督的艰难历程中,已经有太多的新闻职业人和普通公民为之付出了不该付出的沉重代价。记者齐崇怀又成为其中之一。

愿新闻监督福祉民生中国
——齐崇怀诈骗、敲诈勒索案法庭辩护词



滕州市人民法院、滕州市人民检察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尊敬的检察员:
  

    受本案被告人齐崇怀及其家属的委托,并由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本案辩护人。
    通过今天的庭审,我认为本案不是一个罪与非罪的问题,而是一个新闻监督与反监督的问题。我的困惑和思考是,新闻监督的秩序在哪里?新闻监督的空间在哪里?新闻监督的阻力和风险又来自哪些部门?
    此刻,我的法庭辩护心情非常复杂和沉重!依据事实和法律,我坚信被告人齐崇怀以及同案的被告人贺彦杰他们是无罪的。相反,他们将又次成为推动我们国家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制度艰难前行而付出沉重代价的新闻职业人!



    首先,我想简单回顾一下今天庭审法庭调查查明的本案基本事实:
    1、被告人齐崇怀,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先后任职、受聘《山东信息报》《山东工人报》《人民公安报山东周刊》记者、编辑、《中国安全生产报》山东记者站站长、《法制早报》山东发展部主任以及《记者观察》、《南风窗》、《法制周报》等特约记者,是从业十多年的资深新闻工作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以独立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仗义执言,针砭时弊,揭露官场腐败,维护公民权利。
    2、公安公诉机关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其“被害人”无一例外均是各级党委、行政部门和政法机关,而非其他公民个人。比如菏泽市委宣传部、郓城县公安局、肥城市公安局、滕州市城管局、鱼台县委宣传部等。无一例外均是由各级党委宣传官员出面“组织协调”,并由政府官员、国家工作人员向被告人直接实施“被诈骗”“被勒索”行为。
    3、被“诈骗”“被勒索”的所有所谓案件被害人,无一例外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依职权将被告人的所谓犯罪事实移交有关部门依法查处。本案案发的线索来源是滕州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见滕公刑诉字[2007]419号《起诉意见书》)
    4、涉案事件中,基本均是由本案两被告人联合《人民日报市场报》、《中华英才网》等单位的记者和工作人员数人一起经过认真细致艰苦的调查采访完成新闻稿件,后被主动找上工作场所或住地以极少的金额象征性地补贴汽油费路桥费而将稿件“灭火”。这些汽油费路桥费今天成为被告人的犯罪所得!
    至此,我相信本案的是非曲直已经不言而喻,即长期以来我国各级各地党委宣传部门面对新闻舆论异地监督时所惯常实施的“灭火”行为,是一种压制舆论监督和言论自由的新闻消防潜规则。被告人是该潜规则的牺牲品和受害者,而被监督的公权力机关是该潜规则的受益人。因此,案件事实方面无需多言。

    接下来,辩护人就本案中的法律适用问题以及新闻监督制度问题发表几点意见。



第一部分法律适用问题

    程序上,本案的刑事侦查及审查起诉过程中存在管辖错误、刑讯逼供、超期羁押以及证据形式不合法等诸多违法违规问题;实体上,公诉机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前后矛盾,指控被告人犯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不能成立。
    一、案件侦察机关滕州市公安局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在没有受害人报案的情况下,滕州市公安局以“在工作中发现”的形式将其管辖地域范围以外的案件立案侦查,违反法律规定。
   《刑事诉讼法》第24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5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管辖。《<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条规定,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
    可是,本案中被告人齐崇怀的住所地在济南,其撰写稿件、传真和发表新闻采访稿件的行为地在济南,被告人上门“新闻灭火”给付被告人采访费用补贴的地点均是在济南,而且几乎全部案件的新闻事实本身都发生在济南、郓城、肥城、鱼台等滕州地域范围以外。针对《滕州城管上演‘杀人’恶作剧》和《滕州发生三死三伤重大电力事故》两篇新闻采访调查文章,被害单位拒绝接受采访调查,被告人连见面和接触被害单位的机会都没有,何谈实施敲诈勒索,何从谈起犯罪行为及其犯罪行为地在滕州?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2007年6月24日,滕州市公安局对被告人齐崇怀以招摇撞骗罪刑事立案的决定书,连文书的基本字号都没有,而是空白号“滕公刑立字[2007]   号”。
    可见,滕州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对本案没有管辖权,滕州公安机关对被告人立案侦查,明显违法,是出于敏感事件的新闻监督而对被告人的打击陷害。
    二、被告人齐崇怀受到侦查人员的刑讯逼供,侦查程序违法。
    从会见和庭审调查表明,被告人羁押审讯期间受到侦查人员的暴力殴打、往脸上波冷水和恶劣言语辱骂和人身攻击。
    2007年8月13日,被告人齐崇怀受到赵姓副大队长连续16记耳光和拳头的残酷殴打,施暴警察还对被告人称“打你就象打小鸡”“打死你可以说你畏罪自杀”,进行恶劣的言语威胁。签署笔录时,只允许出现警察规定的“笔录看过”“与所说相符”字眼,不能自主体现事实不符强行逼取口供的真实意思。这些都是我国刑法严格禁止的刑讯逼供行为。利用刑讯逼供获得的被告人口供当为非法证据,不能采用。
    更为恶劣的是,就在今天的法庭审判休庭期间,被告人齐崇怀还遭受两位法警(警号375366和375365)的暴力殴打,将头部按倒地板撞击!这中恶劣残暴和肆意侵犯被告人权益的行径再次昭示本案审判的违法性。强烈要求法庭对庭审期间两位施暴警察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此外,被告人齐崇怀还遭受长时间疲劳审讯(比如,第一次审讯从6月26日凌晨至28日凌晨长达数十个小时)、被殴打致伤不能得到医疗护理、不能获得足够的饮食、缺乏基本的盥洗卫生设施及睡觉休息空间等违反国际人权标准的对待。
    三、本案存在超期羁押、变相超期羁押等严重侵害被告人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
   《刑事诉讼法》规定:
    被刑事拘留的,公安机关须在3日以内,特殊情况下延长1日至4日向检察机关提请审查批准逮捕。检察机关须七日以内,做出批准逮捕与否的决定;
    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可批准延长一个月;
检察机关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做出决定,重大、复杂的案件,可以报经检察长批准延长半个月。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规定:
     检察机关认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遗漏罪行、遗漏同案犯等情形,认为需要补充侦查的,应当提出具体的书面意见,连同案卷材料一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或自行侦查。
     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关于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限的规定,坚决纠正超期羁押问题的通知》(1998年10月19日)、《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切实纠防超期羁押的通知》(2003年11月12日)规定:
    严禁滥用退回补充侦查、撤回起诉、改变管辖等方式变相超期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
对已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其法定羁押期限已满时必须立即释放,如侦查、起诉、审判活动尚未完成,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要依法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本案被告人齐崇怀自2007年6月26日被刑事拘留,案件并无重大团伙或流窜作案件等可以多次延长侦查羁押的期限的法定情节,依据法律规定,当在2007年7月10日前做出逮捕决定,9月10日前移送审查起诉,2007年10月10日前提起公诉。
    可是,直至2008年4月3日检察机关才将本案向法院提起公诉,严重超期羁押达六个月之久。
《起诉书》称,本案于2007年11月1日由滕州公安局移送起诉,滕州检察院于2007年11月30日退侦,可是律师会见和庭审调查表明,检察机关第一次讯问提审被告人齐崇怀的时间是2008年2月1日。可见,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期间公然违反《刑事诉讼法》第139条“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之规定而随意退侦。退侦时,也没有按照《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要求,书面附卷说明退侦理由。
    庭审案件事实和在卷的诉讼文书显示,本案构成滥用退回补充侦查、随意延长侦查期限和审查起诉期限等,对被告人变相超期羁押。此间,辩护人多次向侦察机关、检察机关提出了对被告人依法变更强制措施的书面请求,但均遭拒绝。
    因此,本案的侦查程序和审查起诉程序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和两院一部《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切实纠防超期羁押的通知》等法律法规
    四、部分犯罪指控证据违反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属于无效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23号)第54条、《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高检发释字[1999]1号)第188条均明确规定,向有关单位收集、调取的书面证据材料,必须由提供人署名,并加盖单位印章。
    本案中,指控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的第十起事实,07年4月泰安市肥城市重大交通事故采访中,所提供的证据材料2007年7月19日肥城市公安局交巡警大队盖章出具的《证明材料》,没有任何人的署名签字,通篇文字材料使用的是“齐崇怀、贺彦杰暗示我大队领导”“泰安交巡支队领导指示,要赶紧与作者联系,做工作”“根据支队领导指示,我大队领导赶到济南”等词句,而该文字的第一人称“我”是谁、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我们都无从考证。所谓的大队、支队领导又是谁,更无从知晓。是哪个领导受到被告人的恐吓要挟了,更是一团迷雾!
    类似证据瑕疵和违法的情形,还有很多。比如,敲诈勒索第二起中,07年7月2日枣庄供电公司出具的《说明》材料等文件。
    这些从形式到内容完全不具法律效力的《证明材料》《说明》,居然拿来用作追究刑事责任的证据。我只能痛心的说,这是草菅人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司法形式主义和司法官僚主义。
    五、检察机关所提供的证人没能出庭质证,不能作为被告人犯罪量刑的事实依据。
   《刑事诉讼法》第47条规定,证人须出席法庭接受质证,否则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本案中,一审判决书列举了范明起、刘军、陈亮亭等30多位证人证言,用以证明被告人向他们各自单位实施了诈骗和敲诈勒索行为。但是,检察机关在法庭调查、质证阶段均没能依法申请证人到庭接受辩护律师以及法庭的询问质证,辩护人无法确认其证人证言的真实性。
    另外,检察机关所提供的证人证言还存在大量的自相矛盾,根本无法采信。有些证人证言更是具有虚假伪证的明显瑕疵。这些情况在庭审调查过程中均有体现,是不争的事实。例如,庭审表明叫赵嵩的证人,甚至根本没有见到接触过被告人,居然明显捏造事实作假。
    侦察机关获取证言的合法性、真实性以及是否证人本人真实意思表达,等均存疑问,加之未能出庭接受质证,因此,本案检方所举的证人证言,不具证据效力,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
    六、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诈骗和敲诈勒索的犯罪要件,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罪行不能成立。针对事实基本雷同的数个行为,分别指控不同的罪名,更是前后自相矛盾。
   (一)关于诈骗罪
    所谓诈骗,即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为手段,使受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进而以瑕疵的意思和意志处分财产而遭受损失的犯罪行为。其基本特征是有如下三点:
    1、行为人的欺骗行为必须达到科处刑法的社会危害性程度,足以使人陷入错误认识并基于此认识违背真实意愿处分财产。也就是说,在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中,某种程度的谎言常常为社会一般人所容忍、接纳和辨别。如果不论虚假程度及社会危害性如何,一概施用刑罚予以禁止,显然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社会公众的普遍价值要求;
    2、该欺骗程度的大小和危害程度还必须结合与受骗者受害人的关联性上进行认定。即衡量与评价一个欺骗行为是否具有刑事违法性,必须综合受骗者受害人的工作经历、职业背景、文化知识以及社会阅历、生活环境等因素进行考量;
    3、该欺骗行为与被害人交付处分财产的行为间必须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本案中,被告人齐崇怀先后在山东工人报、人民公安报山东周刊、中国安全生产报以及法制早报告等新闻机构从事采编发行工作十多年,为涉案的省内各级各地党委宣传部门和宣传官员所熟知,被告人关于自身新闻工作者身份及新闻采访工作性质的表述并非虚假和欺骗。检察机关所指控的06年9月和06年底对郓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和黄前镇政府实施的两起诈骗犯罪事实,其中分别有郓城县委宣传部闫金石副部长以及黄前镇党委副书记赵嵩、宣传干部曹红云等参与“协调”,他们作为党政机关专职分管新闻宣传工作的领导干部,完全具备轻易判断和识别被告人所陈述内容真假的知识和途径,其中闫金石与被告人齐崇怀素有交往并熟知其身份。诈骗何从谈起?
    更何况,所谓的受害人还分别是公安机关和一级政府!?
    以上显见,案件的实质问题是,被告人对公安机关和政府机关行使公权力过程中的新闻监督,而根本不是实施了某种形式的所谓欺骗或诈骗行为。
    另外,从因果关系和危害程度上看,也完全不符合诈骗犯罪的基本要求。(1)郓县公安局是因为交通警察执勤轧死了人,黄前镇政府是因为拖欠农民工工资,任何公民或组织均有权进行批评监督,不因被告人的任何身份或工作性质而受限制;(2)被告人从济南远赴事发地和事发现场,耗费大量的旅差支出和人工成本,难道目的是为了分别诈骗郓城县公安局3000元和黄前镇政府2000元?连弥补诈骗成本支出都不够!可见,检察机关的这种犯罪指控不符合最起码最基本的情理逻辑;(3)所谓的诈骗犯罪所得,居然是由党组织的宣传官员冲锋协调,带领警察和政府官员远赴被告人的住地济南,采取吃饭联络沟通感情商榷稿件文字内容等形式送上家门;(4)被告人通过辛勤工作所采访完成的新闻稿件,在官员们的强大感情攻势和数额极少远不够采访成本的费用补贴方式下,碍于情面被撤除。
    可见,检察机关指控的所谓两起诈骗犯罪,实际上是宣传部门面对新闻舆论异地监督而惯常上演的“新闻消防”“新闻灭火”行为,这种新闻管制的潜规则是对公众知情权的侵犯,是对舆论监督的控制,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现在反而对被告人齐崇怀治罪,完全是一种对新闻工作者的粗暴打压和非法陷害!
    (二)关于敲诈勒索罪
     所谓敲诈勒索,即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恐吓、要挟等方法为手段,使被害人出于恐惧违背自己意志向行为人处分交付财产而遭受损失的行为。该罪的基本特征是,1、行为人实施了恐吓、要挟等犯罪手段;2、被害人产生害怕恐惧而交付处分财产。
    本案中,被告人自始至终从未有过言语或行为上的恐吓或要挟,所谓所有犯罪情节均是被告人获得负面的新闻线索而对相关权力部门进行采访,权力部门得知后担心被暴光产生不良影响、被追究责任,而在当地党委宣传部门官员的带领协调下,主动去济南“公关”。甚至不惜借助被告人的亲朋好友出面说情,例如,07年4月泰安市肥城市重大交通事故处理事件采访中,肥城交警大队邀请被告人朋友山东省交警总队宣传科长赵金虎出面陪同吃饭说情。有些“攻关灭火”行为遭被告人齐崇怀严词拒绝后,被害单位居然毫不馁,又第二次远赴济南找到被告人说情攻关;例如,07年1月济阳城管执法打死人事件中,济阳方面的宣传部门和政府官员带上钱款,三赴济南找到被告人的住地和工作场所,要求撤销稿件《山东蛮狠城管打死店主》,不对外发表,均被被告人严厉词拒绝。最后,济阳官员誓不罢休,通过组织渠道请求济南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凌姓常务副部长出面说情,并告诫:“钱一定要收下,否则你们会有麻烦的!这点钱都不敢收,怎么在济南混呢?!”可以看出,受到要挟恐吓的反倒是被告人,而不是握有强权的被害单位!
    还有,如果说被告人齐崇怀果真具有恐吓要挟的行为和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犯罪故意,那么被害人理应当努力寻求救济,向公安机关报案揭发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可是,本案中,没有一位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而且,所谓的被害人中本身就有公安机关,例如肥城市公安局。因此,指控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他人钱财为目的,对包括公安机关在内的诸多党政权力部门实施了恐吓和要挟行为,显然有违最基本的情理和法理判断。
    以上这些基本事实和情节,足以说明被告人齐崇怀并没有非法占有他们钱财的主观目的,相反,其客观大胆敢于监督的品质和意志在这些权力部门变换多样软硬兼施的情感攻势下最终动摇退却了。可现在反过来,这些强力部门居然以被害人的身份摇身一变出现。
    辩护人认为这是一起“农夫和蛇”式的现代道德经典!被告人齐崇怀只是一个善良的农夫。

  

    从刑法法学理论看,刑法是国家保护法益的最后手段,是最为严厉的惩戒措施。首先要求被害人本身通过适当的手段来积极保护其法益,当事人任意不采用或者放弃该等救济手段时,则刑法没有介入的余地和必要。从2005年末至2007年5月长达近两年的时间,各受害人无一例外采取过刑事控告或者行政投诉等积极救济措施,而是由滕州公安局以“在工作中发现”的方式介入本案。就充分说明,所谓的案件受害人不是出于恐惧也不是因为受要到挟案,而完全是基于对舆论监督的干扰和控制,对行政责任的推卸和逃避。
因此,指控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完全没有事实基础,于情理法理难容!



第二部分舆论监督问题

    自由、开放、独立的舆论监督制度,是建设现代文明国家的基础和保障。舆论监督,首先是对公权力机关和政府官员的监督,是维护公众知情权,捍卫社会公平与正义,建设透明、阳光和法治政府的基本保障。
   《联合国人权宣言》第19条宣布:“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宣布:“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它媒介。”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公民有权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进行监督。

  

    因此,每一个公民都具有新闻采访权,每个公民都是记者,记者的采访权是一种公民权利,而不是一种公权力。对新闻采访权实行行政管制和资格准入制度,违反宪法,侵犯和剥夺了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公民监督,也违反国际通行的新闻舆论自由原则。借口任何形式的记者资格瑕疵问题对公民或新闻工作者的舆论监督行为进行限制、打击和构陷的行为均属违法,也违背国际通行准则。
    本案中,侦察机关将被告人齐崇怀通过采访撰写新闻稿件的对公权力部门进行舆论监督的行为,指控为对公权力部门的威胁要挟和敲诈勒索行为,不仅侵犯和剥夺了公众的知情权,也是对是新闻舆论监督的粗暴打压,是非理性和有违法治的。
    如果要追究行政或者刑法责任,首当其冲的应该是以涉案的各级各地党委宣传部门官员和在其组织带领协调下的各相关公权力部门官员,他们利用公共资源馈赠共关灭火实现个人逃避监督和被追责被处罚的目的!他们的逍遥法外,以及涉案被打压撤除的新闻稿件背后官员门的违法违纪行为才是真正的危害所在。!
舆论监督,首指对公权力的监督。由于新闻管制的原因,异地监督逐渐成为舆论监督的主要形式。而长期以来,面对舆论监督各地各级党委宣传部门担当新闻消防队,执行"新闻灭火"任务是一种公开的潜规则。这种潜规则已经严重损害公众的知情权,对构建公平、公正、廉洁的社会秩序造成极大危害。被告人齐崇怀本人,也再次成为潜规则的直接受害者。在捍卫言论自由,实现舆论监督的艰难历程中,已经有太多的新闻职业人和普通公民为之付出了不该付出的沉重代价。
    对正当的舆论监督进行打压和钳制,只会导致权力部门和官员不择手段地掩盖丑恶和真相,社会道德沦丧,政府威信丧失,官民关系紧张,社会信用扫地,贪污腐败盛行,这样的社会与稳定和谐目标南辕北辙。也将最终自绝于人类文明之外,成为一个没有前途和出路的国家。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鉴于以上理由,提请法庭充分考虑本案的独特意义,本着有利于现代新闻制度建设,有利于社会公民对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信任和信赖,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和建立的历史高度,秉承司法正义,大胆、独立、公正的评价本案!

    愿新闻监督福祉民生中国!


辩护人: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黎雄兵李春富

2008年5月13日



下面的地址是俩位律师的相关信息:





http://www.globe-law.com/news/gbtd_js.asp?NewsID=434







http://www.globe-law.com/news/gbtd_js.asp?NewsID=435

咨询编号:52393|云南-昆明|2008-06-30 05:42|6 位律师回复
公众采纳

闫永军实习律师

  • 地区:河北-邯郸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455 次
  • 点赞人数:1 人

法制的进程是曲折的,是需要一定的代价的。

2008-06-30 07:08

0

张海亮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3521223368
  • 帮助网友:2282 次
  • 点赞人数:49 人

准确地说,中国社会缺少的不是法制,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法制是是相当完备的。但真正要实现法治,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2008-06-30 08:02

0

律师回答

于繁华律师

  • 地区:新疆-巴音郭楞
  • 咨询电话:18999***
  • 帮助网友:3337 次
  • 点赞人数:12 人

中国的法治进程任重而道远!但每个人的努力,都能为此添砖加瓦!这种努力是多方面的,比如楼主的行为即是!
支持!

2008-06-30 08:22

0

兰景新律师

  • 地区:辽宁-沈阳
  • 咨询电话:15710***
  • 帮助网友:2265 次
  • 点赞人数:17 人

法制的前进不可避免,但总会有牺牲。为法治而战,不畏强权,律师加油!!!!!

2008-06-30 09:48

1

赵锋实习律师

  • 地区:云南-昆明
  • 咨询电话:400-6012-708
  • 帮助网友:541 次
  • 点赞人数:0 人

法治社会的建立不是光靠律师的力量就能推进的,只有全体国人共同努力才能最终实现

2008-06-30 09:53

0

查看更多相关咨询
查看更多相关知识
查看更多最新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