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泰律师
何丽国律师
肖桂娥律师
陈嘉丽律师
在线咨询

免费发布咨询,坐等律师在线服务

  • 需求发布后

    10分钟内收到律师在线回复

  • 每个咨询

    平均有多个律师参与回复

  • 99%以上

    得到了圆满解决

立即发布咨询

法律咨询

您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法律咨询 > 重庆法律咨询 > 沙坪坝区法律咨询 > 股权纠纷法律咨询
吴树雄律师
沈佳鹏律师
谭君耀律师
股权转让侵权纠纷、以返还财产起诉,违法调解,调解书先签收后送达

咨徇:是否还有法可依,有沒有理由诉讼,走什么法律程序来讨公道,维护合法权益! 电话 13628349865
本案 案由
1999年9月,经高先海牵线;陈厚刚与李成富、高先海、古盛龙(以其女儿古永红代表身份), 四人合伙组建了《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高先海占5%的甘股(后被取消)!陈厚刚任副董事长;拥有公司70万元40%的股份,李成富拥有80万元45%的股份,任公司董事长, 技术股东古盛龙拥有15%的股份,
后又吸收了谢纯茂以50万元现金支票入股加入到公司,公司刚建好还没正式投产,李成富就起野心,想独吞公司,先是谢纯茂遭到排斥被挤出去了公司;  接着高先海的5%的甘股也被取消,被逐出公司!   李成富与古盛龙到工商局办理公司注册登记验资时就耍手段、舞弊; 在填表时把陈厚刚以现金投入改写成实物投入“优钢”!李成富自已冒名在《实物接收清单及查验记录》上签上陈厚刚的名,把现金投入篡改为实物投入签名?给事后侵犯陈厚刚利益埋下伏笔!
后李成富就起野心硬行独呑公司; 硬要把陈厚刚逐岀公司,先是强硬的少退5万元的股金,后又要等把钱赚起来了才退还股金;  也就是想利用陈厚刚现金投入篡改为实物投入为由敲诈侵呑!   陈厚刚不同意抵制李成富的侵犯行为,李成富就故意拖垮陈厚刚使公司停摆两年。
2001年曹波经高先海牵线,决定个人购买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李成富个人拥有的80万元的全部股份,用转帐支票转了60万元到沙区青木关银行,支票由高先海转交给了李成富,李成富把支票拿到银行查对,结果是空头支票。曹波被银行罚了叁万元的款,为此买股份就没能成交。
2002年4月,又经高先海牵线;曹波、高先海、古盛龙在陈厚刚家协商了无数次,曹波决定个人投资一次性买断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李成富的股份。曹波经考虑,不愿多出资,高先海就找来了张学礼,两人共同出资购买李成富的80万元的股份。经协商,曹、张二人也同意两个人合资购买。由此确定了陈厚刚、古盛龙、高先海、曹波、张学礼五人成为富刚公司新股东。
陈厚刚、古盛龙、高先海、曹波、张学礼五人商定:陈厚刚保持原公司的股份; 因是最大股东,任法人代表及董事长;  高先海占10万元的甘股;  由曹波、张学礼两人共同出资购买李成富转让的股份投资入股,张学礼只岀资10万元,其余的由曹波岀资购买;  
当时任董事长的李成富只同意内部转让,外人买,就要60万元,内部转让、只收取27万元就可以将45%的股份转让;  因陈厚刚是富刚公司的原股东,商定以陈厚刚名誉、由陈厚刚出面帮忙买股份;
曹波执笔以陈厚刚接收股份名誉、写好了内部转让协议,叫古盛龙出面办理、以陈厚刚名誉替曹波、张学礼与李成富签定了草拟内部股份转让协议。
2002年5月28日前夕,曹、张、高就勾结成团伙,约定好了的由曹波、张学礼两人购买李成富的股份入股他们反悔了,非要叫陈厚刚再出资5万元,共同购买李成富的股份,不然他们就不干了,曹、张、高合谋硬逼!古盛龙出面游说; 陈厚刚被逼无奈; 古盛龙己经以本人名誉帮曹波、张学礼与李成富签定了接收股份草拟内部转让协议,只好同意再借5万元出资。经商定曹波出资12万元,张学礼出资10万元,陈厚刚再岀资5万元三人共同购买李成富的股份。
事隔-天, 曹波又提出他总数出资25万元,与古盛龙转借5万元股份来加大他的股份,加起来总数出资30万元要当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曹、张、高、古四人已勾结成团伙;  表现岀侵呑或扯垮富刚公司、或另立公司意图, 对陈厚刚施压;   强行的把陈厚刚在富刚公司70万元的股份收缩成、李成富80万元股份以27万元转让的比列。(曹波提谈要陈厚刚转借5万元股份与他)?  曹波岀资25万元,与古盛龙转借5万元加起来就是总数出资30万元,己大于陈厚刚的股份,要当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就形成了2002年5月28日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会议记录》;  
《股东会会议记录》表明,已经确定了曹波为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股东入股金为:曹波30万元函转借古盛龙5万元; 陈厚刚27万元,张学礼10万元,高先海10万元甘股,古盛龙5万元,共计82万元。 而且曹波还提出由公司赔偿他2001年、因空头支票想买李成富股份造成的银行罚款3万元钱,股东们也同意了。高先海也骗得了大家同意,以东方骨奶公司抵押在陈厚刚处的《骨奶产品发明奖、金杯金牌》为标,取得富刚公司10万元的股份(甘股变为实体股份)。  经协商由陈厚刚岀面办理购买股份移交工作; (曹波己经是发号司令,指派陈厚刚岀面办理)!
在办理过程中,2002年5月30日,张学礼交10万元与陈厚刚帮其买股份,陈厚刚向张学礼出具了10万元的、《富刚公司代收入股资金》收条一张,收条上有“见证人”古盛龙的签名。
2002年5月31日早上、曹波交来12万元买股款、全体股东在场,曹波还请了传业人士在场帮助买股份;陈厚刚向曹波出具了12万元的、《冨刚公司代收入股资金》收条一张,收条上有“见证人”张学礼在上面签名。(本来陈厚刚不原意收他们的钱,叫他们自己拿去当面交给李成富,李成富又只同意陈厚刚直接与他交接 ,所以才写了个代收条、叫第三人签名作征)!        
同年5月31日当天上午,陈厚刚和古盛龙一道去将人民币27万元交给了李成富,李成富出具了收条一张,正式签定了股份转让协议,转股手续办完毕之后,当天中午就在陈厚刚家、曹波他们等到把转股手续及《转让协议》交给全体股东看过了,汇报了移交过程的一切事宜; 曹波还请了搞投资的“传业人士”进行了验证。
在转股手续办完毕的当天下午,就是2002年5月31日下午,曹波又提岀了霸王条件、曹波就正式表现出不愿再多出资和侵呑意图;强硬的对陈厚刚施压!因曹波一伙已控制了全部公司局面, 硬要陈厚刚拨伍万元来加大他的投资份额;,不然就要退股!  当天下午曹波就草拟了一份全体股东签名的决议, 决定了曹波为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决定了股东的出资额,撤消了陈厚刚在公司的一切职务,叫陈厚刚回家休息、到时侯来参加分红!陈厚刚提一名出纳员共同管理公司,曹波坚决不同意!  曹波带回拿去打印后公布执行,后来曹波一直沒拿出来;      
6月1日、曹波觉得经长时间协商购买股份都累了,股份也买好了,决定休息了一天。
6月2日曹波、张学礼就开始以股东身份参与了公司管理工作。
公司全部已由曹波支配!曹波召开股东会议违约了,定了的实际总数岀资25万元不到帐,明确表示不岀了; 他自已因空头支票的罚款3万元也要作为出资,也不到工商部门搞变更登记?也不确定陈厚刚的股东资格和岀资额;  并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元对公司控股;
曹波就是:实际岀资12万元、转借古盛龙的5万元、强刮陈厚刚的5万元,加起来曹波就成了22万元的岀资虚股份额、对公司控股;以少量出资的小股东変成控股股东!陈厚刚呢?就回家休息!
由因曹波的违约: 确定的25万元岀资不岀了成为虚假岀资!陈厚刚提一名小职员共同管理公司都遭到拒绝。   就按曹波他们把陈厚刚原股份强行压缩了、和刮去5万元;  但陈厚刚在公司里还拥有23.625万元、还大于曹波虚假岀资的总股份额!   陈厚刚的实际股份额应是70万元、加上再出资5万元买李成富的股份; 是最多股份的大股东还不能参与公司管理, 回家休息、到时侯来参加分红!?陈厚刚大于他们几倍的出资额:提岀任经理他们坚决不同意;  不明不白的就要把陈厚刚逐岀公司而又不付代价! 恃强凌弱的以虛假岀资进行讹诈侵呑! 他们的行为激怒了陈厚刚!陈厚刚抵制他们的行为而发生争执。
6日2日起的接连几天股东会议; 曹波都不确定陈厚刚股东资格和岀资额,也不搞变更登记;  只强调先确定他的虚假岀资份额,确定他为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他自已因空头支票的罚款3万元也要作为出资,确定的实际总数岀资25万不出了;  就像黑帮大头一样!强硬的要陈厚刚拨5万元的股份加在自己头上; 非要陈厚刚明确承认、确定他的霸道侵呑要求、自愿让他呑噬!甚致对陈厚刚人格巩击、羞辱、要挟:说“陈厚刚形像不像当董事长的样儿”  弄得 陈厚刚怕参加会议,只要求曹波按会议约定足额岀资!其他条件都可以考虑!曹波逞强不同意而要硬呑; 曹波的行为已是敲诈勒索、霸占侵呑; 激怒了陈厚刚进行抵制他们的不诡行为、他们又吞不下去;  证据:二00二年六月九日会议记录。
2002年6月9日公司股东会议: 协商先恢复生产事例, 曹波就请来了律师偏提资金流向话题扰乱股东会议, 全体股东愕然!都不懂他提的资金流向话题是什么意思?完全是地道的侵吞行为未遂故意扰乱公司秩序!是蓄意借题找歪理;
曹波是被确定成为股东后:又确立为董事长; 因其他因素和自身邪念产生霸占侵呑意图;认为陈厚刚一让再让软弱可欺,意欲霸占侵吞唾手可得; 沒想到是站不住脚的、违法的; 遭到强烈抵制自然心虚; 霸占侵呑不能了;  就故意扰乱公司秩序!找歪理、想抽逃股金逃跑!另建同类公司?
曹波的行为损害了公司利益、侵犯了陈厚刚的合法权益!陈厚刚沒能同意他们虚假岀资和霸王条件、自愿让其呑噬; 他们威胁陈厚刚,若不同意他们的虛假岀资和霸王条件,他们就要撤资、退股,硬行搞垮富刚公司,陈厚刚抵制了他们的过份要求;  曹波扬言:用这点钱来玩死陈厚刚。炫耀他有几仟万元的资产,有搞运输业务的大型车队,有小车,有存款几百万,鼓惑其他股东、拉拢技术股东古盛龙扯垮富刚公司和他一起从建公司, 这就是曹波抽逃股金的目的;  
2002年8且14日中午,曹波一伙在法庭的十几人追到厂里打陈厚刚!曹波女婿扬言;他是社会上的、要约人来打杀!
但是,不管曹波、张学礼他们怎么恶搞,公司依然承认他们是股东,一直到2003年公司股东们还是承认他们是股东(有证据证明); 现在他们依然是股东!
错误起诉:错误立案受理:
2002年6月18日:沙区法院不明不白就查封扣押了公司全部生产设备?
1、曹波 起诉案由是返还财产:沒有任何根据、证据可以证明服合曹波起诉案由、返还财产的诉求:有效证据是《代收入股金收条》:《入股金收条》就是一个已加入公司的证明:而且有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议记录》曹波是股东; 《公司法》规定不准抽资退股!抽逃股金就减少了公司资本;  曹波、张学礼是诬告、恶告!曹波、张学礼沒有根据理由找陈厚刚返还财产?陈厚刚无辜被人告上法庭,被迫应诉!结果被栽赃!
2、曹波、张学礼的起诉:首先违犯了《公司法》 第七十五条 (三)项第二款规定:“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而曹波、张学礼才进入公司几天,已经确定了他们的岀资额和地位(董事长)。是曹波不确定陈厚刚的岀资额和股东资格还要逐岀公司!也不搞变更登记;  是曹波违反股东会议决定而起纠纷; 股东之间正在协调磋商中,曹波坚持违反股东会议决定,强行以虚假岀资对公司控股而且要全部侵呑,事实己经违法,是蓄意敲诈失败抽资逃跑!
3、曹波违犯了《公司法》第二十五条法规:“股东不按照前款规定缴纳所认缴的出资,应当向已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  
公司全部由曹波支配后!曹波召开股东会议违约了; 证据: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会議记录》; 定了的总数岀资25万元不到帐,也不到工商部门搞变更登记?也不确定陈厚刚的股东资格和岀资额;  并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元对公司控股;
曹波就是:实际岀资12万元、转借古盛龙的5万元、强刮陈厚刚的5万元,加起来曹波就成了22万元的岀资虚股份额、对公司控股;以少量出资的小股东変成控股股东!陈厚刚呢?就回家休息!
6日2日起的接连几天股东会议; 曹波都不确定陈厚刚股东资格和岀资额,也不搞变更登记;  只强调先确定他的虚假岀资份额;  确定了他为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后,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确定的总数岀资25万不出了;  就像黑帮大头一样!强硬的要陈厚刚拨5万元的股份加在自己头上;  甚致对陈厚刚人格巩击、羞辱、要挟: 弄得 陈厚刚怕参加会议,只要求曹波按会议约定足额岀资!其他条件都可以考虑!曹波逞强不同意而要硬呑;
曹波的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霸占侵呑,诬告,恶告罪!
4、代收:就叫做帮公司或李成富代收; 目的:是帮忙买股份、合伙经营公司!买的股份已经给了曹波,曹波已经是股份在手、大权在握?又凭什么还要叫帮忙的人退钱,帮忙错了吗?买的家私不合格还可以退,买的股份能退吗?不然曹波就要多拿出几倍的钱才买得到股份!买到股份后他们己经成为了新股东,确立了他为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享受、行使了股东权利,公司本应一切都己正常,只要恢复生产就能赚钱了; 因是曹波心起邪念违约,定了的出资不出了:股东们已经确定他为董事长、掌控了大权后贼心不足,吃饱了不丢碗还想把锅端!自己又不想出资、还想把公司全部侵呑!曹波自己错了、还恶人先告状!
5、曹波、张学礼以返还财产为由告上法庭,抽逃股金;交付给陈厚刚代收的钱是买股份,收条上写明了是“代收”,陈厚刚不愿收他们的钱才呌第三人签的名,想的是叫他们自己去买,他们又买不到; 不是用于公司买财产、买设备、也不是投资到公司做活动资金。是他们自愿投资买别人的股份入股; 陈厚刚是帮他们买的、是别人在富刚公司拥有的股份,又不是陈厚刚卖的股份,而且当天就和古盛龙一起把钱帮他们交给了卖股份的人,买回了股份交给了他们; 陈厚刚只起了一个忇助股东和公司选择、股份转让受让人的中介人!要找退股也只能找卖股人李成富退钱,也不能抽走富刚公司的股金,抽逃股金就减少了公司资产,己经违犯了《公司法》!更不能查封富刚公司任何财产; 也不是陈厚刚的责任,若是陈厚刚的责任,那在代收股金收条上签名的同样要承担责任。若陈厚刚也要求退股抽走股金, 有限公司股东应承担连带责任
6、曹波他们是为想赚钱而来、后又见财起意想发橫财?欲呑不能就诬告、恶告返还财产、掩盖抽逃股金; 是不正当竞争的表现; 陈厚刚沒有私呑沾染、挪用他们一分钱,而全是为他们的好处作想和公司作想而反受害?是曹波掌控了公司大权后;侵犯陈厚刚的合法权益! 是曹波犯了霸占侵呑,敲诈勒索罪,诬告罪!
7、 法院沒有认真甚验、证据是否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曹波起诉状就自相矛盾!《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第三款“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73条 由人民法院负责调查收集的证据:第3项 “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互相有矛盾、无法认定的”:  起诉案由是返还财产; 案件事实又是共同经营公司?法院为什么不认真甚验、调查?  法院也不调查起诉状称被告是职工:事实上被告就是富刚公司董事长; 主体应是富刚公司;  反之:原告就是董事长:法人代表、董事长凭什么要返还财产、抽逃股金?其中原因是什么! 法院沒有认真调查!
8、 起诉状事实和理由称:合伙兴办原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法院为什么不调查 “合伙兴办公司、股金(收条)为什么要返还”? 《入股金收条》就是一个已加入公司的证明:而且有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议记录》曹波是股东; 《公司法》规定不准抽资退股!抽逃股金就减少了公司资本;  其中真实案由究竞为什么?法官本职工作就是找为什么?入股己成为新股东就应按《公司法》定论!凭什么理由按当事人说返还财产就按返还财产定论,而且要强迫退还?应该认真调查真实案由后、不予受理或按《公司法》化解矛盾!事实证明法院立案受理就己经枉法!舞弊!
错误保全査封:
曹波掌控了公司大权后;故意敲诈侵犯、侵吞陈厚刚的合法权益,!遭抵制未得逞就要抽资逃跑;   2002年6月20日错误保全查封了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的价值几十万元的全部生产设备; 沙区法院也不调查是否服合查封扣押条件?只要拿得起钱保全; 就不按法律规定乱查封扣押了?2002年8月14日违法形成的调解书生效; 法院就应立即解除对富刚公司设备的扣押;  2004年5月12日因陈厚刚激烈反映; 沙区法院才以挂号信邮岀解除设备扣押的裁定?成了只要有钱保全; 法院就可以乱扣押一切!?期间:2003年3月28日又重复查封了陈厚刚所有的私人住房,2003年12月又以低价暗地里变卖了; “住房是夫妻及岳父母共有财产”,此错误行为硬行把公司搞垮了, 给陈厚刚家庭、人身造成了极大损失和灾难。曹波扬言:用这点钱来玩死陈厚刚, 法官帮助他实现了恶言?
本案审理概况:
    2002年6月26日,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就此案开庭审理。富刚公司派出业务员任必胜为代理人向法庭提交了答辩状,陈厚刚把案情叙述完,张羽法官说:“那个案子是股权纠纷案”就把案卷一合,就叫休庭。
2002年7月30日,陈厚刚委托张义勇律师为特别授权诉讼代理人一人参加审理,【陈厚刚己岀差考察】。陈家桥法庭将两案合并审理,富刚公司书面申请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与诉讼,法庭不准许;违犯了《民事诉讼法》  第五十六条 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   张义勇律师出示了讼争的12万元和10万元是股金而不是陈厚刚个人借款的相关证据和2002年5月28日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会议记录,股东古永红的代表人古盛龙也出庭作证。曹波、张学礼及其代理人对12万元和10万元是股金及相关证据均无异议,法庭也确认是股权纠纷股金之争,据此,张义勇律师以《公司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规定,发表了股金只能转让,不得抽回,股权比例应由股东协商,法院无权决定股权比例的辩讼意见,建议法院驳回曹波、张学礼的诉讼请求,并明确表示不同意调解。当天,审理程序已全部进行完毕,法院应依法作出判决,法院却没有判决,故意留出一个多月时间空间与对方当事人合谋勾结,精心预谋帮助曹波、张学礼抽资退股;多次把技术股东古盛龙召到陈家桥镇餐厅和对方当事人予谋!违犯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 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违法审判演变调解 掩盖非法目的
不准律师参与审案不准有独立请求权的富刚公司参与    
沙区法院2002年8且14日: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首先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条、[审判制度] …公开审判和两审终审制度。
沙区法院预谋违法审案; 谈不上实用法律法规错误?完全是脱离法律; 无视法规; 借法院司法之名; 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把陈厚刚个人召到法庭任人摆布; 必须参加人不准参加:预谋不准律师参与; 法院本应发挥律师在诉讼活动中的作用,共同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尊严。自觉接受律师监督!
法院为其违法审判:窜编的笔录又以公开开庭审理形式掩盖; 实际是暗箱挟持强压硬惩硬逼; 有恃无恐的偏向; 一直避而不提抽逃股金是违返《公司法》?乱立主体; 恃以窜编笔录欲加罪名的栽赃陷害; 把法律命名的公开审理演变成了帮大头私设公堂挟持讨债的性质?又以司法专业手段演变成调解形式; 窜编笔录、捏造调解书,乘人之危搞先签收后送达; 设陷井,安死套!使其无法反悔!恃成调解案件事后想要翻案都不能!
事实证明: 一沒通知,二沒传票,三沒审判主体,四沒答辩状,五 又不准有独立请求权的富刚公司参加,六 强行不准特别受权代理人参与!  七  窜编笔录捏造调解书;   八  施用黑道手法、就差刀架上脖子!
因陈厚刚不懂法,又处于极度弱势,才请了特别受权代理律师全权诉讼处理!(因陈厚刚只知道公司法规定不准抽资退股,感觉自已有理,才特别受权律师全权处理)!再加上陈厚刚第二次庭审沒有参加,也不知庭审情况!只要律师全权处理就行了? 沒想到所谓第三次公开审理,法院不准律师代理审案; 也不知他们的非法目的;  完全认为是法律规定; 法院有权不允许代理律师代理审案?后来才知道是法院欺陈厚刚不懂法;  又处于弱势无辜被诬告、 恶告;   胆小怕事的陈厚刚无辜被逼上法庭;  智商处于崩溃的情况下; 沒有律师的帮助代理就完全沒有了诉讼能力! 法院视其弱点,预谋切断律师的帮助和法律知识援助和精神依赖?挟持陈厚刚个人到法庭; 故意栽赃陷害,强迫还钱?!故意演变成所谓的调解案件?让你事后告到那儿都遭驳回或不予受理!就是要让你永远翻不了案!!
不准有独立请求权的富刚公司参与诉讼案件审理:目的就是排岀抽逃股金障碍,预谋改变案情性质; 是栽脏陷害的缩引:使其诬告理由成立!不准律师参与:目的就是敢于违法乱整!欺陈厚刚胆小怕事又不懂法?
审案手段 行为 违法犯罪事实
1  沙区法院两次把申请人个人召到法庭进行威胁、硬逼;强迫退还股款!案由还是《返还财产》;召集了对方当事人一伙十几人挾持陈厚刚开黒会硬逼退款,笔录上又出现了公开开庭审理, 后来调解书中案由又变成了《股权转让侵权纠纷》?!
强行阻拦撇开陈厚刚的代理律师;  切断封锁陈厚刚的法律知识指导援助和精神依赖,任他们摆布!
2  违背事实违反法律进行所谓的公开审理。对陈厚刚进行恐吓、威胁,跟踪看管、控制行动:陈厚刚上厕所,法官就与对方当事人一伙到处追赶; 法官训斥对方当事人一伙: “遭了:可能他爬起来跑了;呌你们看紧点, 他跑了看你们怎么办”?
法官以    “欠债还钱. 天经地义, 欠了钱就该还, 你应该有紧迫感,可能要造成血案,不是我们挡得住的,你不让他们退股,他们三个月后还是要找你扯,今后还要扯得更凶、还要脑火些” 等恶语逼陈厚刚退款; 又怕套不住,就用低劣的违法手段,窜编笔录, 捏造调解书, 笔录、调解书沒有宣续、陈厚刚被吓得颤栗发抖不知该怎么办,只想快点离开!  
而沙区法院一个星期后直接作岀判决、裁定叫周信贵去拿调解书!
3    硬剥夺陈厚刚应有的反悔权利,搞调解书先签收后送达:《民事诉讼法》沒有规定; 其他法律书也找不到调解书客体还不成在就签收送达; 就成为送达日期,一个星期后才叫她人去拿调解书?是法院违法设陷井、安死套,固牢套死陈厚刚; 有意公私不分为所欲为。既然把股金变成了私人借款强行返还,公司设备依然被查封扣押两年,接着全部私房又被查封低价变卖!正如老佰姓经常讲的,“屙尿惺鼻子,两头揪”。(印证了法官张羽的传言:“这一回要把他整垮,啥子都可以给他卖了”)。
4 法院的行为已经超出了胁迫欺诈; 施用了借法院权威与社会帮大头结合讨债的手段…!暗箱审理案件,预谋栽赃陷害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只差刀架在脖子上!把股金变成借款,硬弄在了陈厚刚个人头上。故意天平倾斜旨在帮曹波、张学礼强行抽走股金?不然就抽逃不了股金; 又旨在他们看中了他那一栋房子,意在以后好弄他的私房?
       不准律师参与 案件审理的 违法目的:
不准律师参与:违犯了《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三十二条(一)款:  “必须到庭的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有正当理由没有到庭的; 延期开庭审理”: 法院应自觉接受律师监督! 沙区法院确无视法律“反而不准必须到庭的诉讼参与人到庭”: 法院视其陈厚刚弱点!预谋不准律师参与:预谋切断律师帮助和法律援助; 使陈厚刚失去了律师帮助、法律知识辅导和精神依赖、失去了诉讼能力时:?目的就是“有恃无恐”的违法乱栽赃!乘人之危把陈厚刚套死! 证实了法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已经查明、事实确定; 起诉受理案由违法:诉讼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予纠正; 对当事人应予教育,案件应予撤销和驳回!立即解除先予执行!但是:法院不但不纠正错误?为帮曹波、张学礼抽其岀资,反而不习施用一切违法手段,不思任何后果行为违法乱整:究竟是何道理?作为国家法院是在办案:不是帮其讨债??讨债都还要分其理由?…?避而不提抽逃股金是违返《公司法》?乱栽主体; 明目张胆窜编笔录欲加罪名的栽赃陷害; 明目张胆的把法律命名的公开审理演变成了“帮大头私设公堂挟持讨债的性质”?又以司法专业手段演变成调解形式; 窜编笔录、捏造调解书,乘人之危搞先签收后送达; 设陷井,安死套!使其无法反悔!恃成调解案件事后想要翻案都不能!
窜编笔录  捏造调解书
2002年8且14日所谓公开审理:沒有开庭审理程序:一沒通知、二沒传票、三不准代理律师参加!事实就是挟持陈厚刚个人开黑会,不分谁是主体? 有理无理强迫还钱!笔录沒宣读,调解书还沒出生就要签字虚拟送达 ?(法律沒有规定可以虚拟送达)? 捏造窜编的笔录、调解书又自相矛盾:返还财产、与股权转让侵权纠纷混淆不清?真实案由被隐瞒:欲加罪名栽赃陷害!从整个笔录看,法官只顾强逼还钱!违犯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 !完全忽略了他们己经犯法、是在犯罪!篡编东西毕竞不真实、既不合法又不合情理,经不起推敲!  
名曰调解:就是凭双方自愿协商达成的合情合理的意见,能把矛盾充分化解,才称得上是调解!本案调解书严重损害一方利益的霸道条款、充分证明了是恃强凌弱捏造篡编!主体都不是陈厚刚无辜受其害! 全部是捏造篡编的霸王条款!  本案应是以《公司法》轻松化解的小纠纷! 因是法官违法舞弊; 目的是帮一方,惩一方; 帮忙强行抽走股金!反而制造了严重纠纷,升华加聚了矛盾; 造成了极其严重不可挽回的后果损失!
本案的(第三次) 笔录、调解书只能作为违法证据!以上事实形成的调解书沒有法律效力?
本案承案法官致始就违法徇私舞弊
1   违法办案徇私舞弊: 2002年6月18日,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就本案原告曹波、张学礼以返还财产为由起诉受理。证据是:有第三人签名的《入股金代收条》: 起诉状事实和理由称:合伙兴办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法院不勘验核实证据是否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不调查 “合伙兴办公司:《股金收条》就是投资入股证明,为什么要返还”?故意脱离法律:违犯《公司法》; 按对方当事人说返还财产、就强行按返还财产定论?对方当事人案由称什么; 诉求什么:法官就原文不变的照办支持?而且还要添盐加醋排除一切讨债障碍、嗜非法变合法硬行将诬告、恶告成立!
2 、 案件性质变异:故意排除应参与诉讼的主体、张冠李戴乱认主体栽脏:  曹波诉陈厚刚返还财产; 事实不能成立;而是投资:案件主体应是富刚公司或李成富; 曹波交给陈厚刚代收的钱,其目的是投资共同经营公司:曹波己加入到公司成为了董事长; 而且买的是别人在富刚公司的股份、再加入到公司共同经营?不是买的陈厚刚的股份,更不是陈厚刚借款和欠款!也不是为公司买设备或用具?陈厚刚只是原公司股东之一“付董事长。”曹波要抽逃股金、名曰《返还财产》的诉求完全与陈厚刚本人不沾边,找陈厚刚返还财产沒有理由根据!曹波是霸占侵呑公司不成!反而横不讲理耍无赖; 诬告!恶告!法院是舞弊乱搞!?陈厚刚是无辜受害被迫应诉被逼上法庭! 法院无视法律; 回避《公司法》把股金演变成欠款强加在无关之人头上,强迫退还;  实属社会帮大头讨债性质:
3.  不准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参与诉讼:本案主体应是富刚公司:
本案中案外人高先海、古盛龙已经卷入了该案中,是公司股东!整个案件过程和审理都参与其中,案件发生就是高先海的挑唆; 由因法院不准第三人富刚公司参予诉讼,高先海、古盛龙就成了案外人?富刚公司就遭受了倒闭的厄运!不然法院就沒有“根据和栽赃理由”强迫退走股金!沙区法院的真正行为目的是回避、故意违犯《公司法》!排开公司参与就是排出抽其岀资障碍;  法院是犯罪!
沙区法院违法证据
无视《民事诉讼法》 违犯《公司法》的事实证据 《调解书》
窜编笔录 捏造的调解书  栽赃陷害事实论证:
1 第三次庭审演变成违法调解:《第三次庭审笔录》是返还财产一案:调解书中称案由:又是《股权转让侵权纠纷》?不准有独立请求权的富刚公司参加; 回避《公司法》; 不准律师参加案件审理; 笔录上记录确有律师参加?(事后律师写有证词:法院沒有通知开庭,也沒通知到庭)!前己所诉:大量的事实证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形成的霸王调解协议只能作为违法证据!
2  调解书称:陈厚刚使用该款并以自己名义购买了李成富的股份:
事实论证:法院捏造时是故意用词偏免、偏向?故意隐瞒真实案由:乱认案件主体栽赃; 不然捏造篡编的调解书就不能成立!纯属欲加罪名 :就其当时必须的境况故意诬赖栽赃?!
事实是:公司全部已由曹波支配!是曹波召开股东会议违约,定了的总数岀资25万元不到帐; 有证据:[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议记录》]!也不到工商部门搞变更登记?也不采取恢复生产措施,也不确定陈厚刚的股东资格和岀资额;  并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元对公司控股;意欲霸占侵呑公司!要驱出陈厚刚岀公司回家休息?!
故意不载明为什么要以陈厚刚名义购买李成富的股份:不载明只有以陈厚刚名义购买才买得到:  
事实是:当时任董事长的李成富只同意内部转让,外人买,就要60万元,内部买就只收取27万元就可以将45%的股份转让。因陈厚刚是富刚公司的原股东,由新股东会商定、曹波安排指示:以陈厚刚名誉出面帮忙购买股份,不然曹波就要多拿出几倍的钱才能买到李成富的股份?
3  调解书称:经审理查明,一九九九年九月,被告陈厚刚与案外人李成富、古永红共同投资开办了富刚公司。二00二年五月,李成富欲将其在富刚公司的股份作价270000元转让。五月二十八日,经曹波、张学礼、陈厚刚等人共同协商,约定由曹波、张学礼作为新股东投资入股,共同购买李成富的股份,并由陈厚刚负责办理李成富的股份购买和移交工作。
事实论证:既然经审理查明,曹波、张学礼、陈厚刚等人共同协商,约定由曹波、张学礼作为新股东投资入股; 共同购买李成富的股份; 也就是承认了曹波、张学礼投资入股是共同经营公司; 只因意见分歧、产生矛盾; 又为什么不以《公司法》为依据化解或判决?
事实证明已经确定了曹波董事长地位,已经大权在握控制了公司; 只是听取曹波指令安排由陈厚刚负责办理李成富的股份购买和移交工作。因曹波出面就买不到股份?而且法院也查看了五月二十八日的《股东会会议记录》已经明确知道了当时新股东纠纷情况?故意隐瞒歪曲事实把案件性质烈变;  避而不提《公司法》!还要倒其而行之挑起矛盾强行退股?并且查明了只是由陈厚刚负责办理李成富的股份购买和移交工作。不然曹波就要多拿岀几倍的钱、才能买到他现在12万元的股份?曹波是吃饱了不放碗还想把锅端!还要想把公司全部侵呑!法院已经查明曹波有霸占侵呑事实不但不教育纠正?反而歪曲事实、颠倒混淆案情、乱栽主体!死帮曹波抽资退股!法院为什么不以《公司法》为依据判决?其中原因究竞是为什么! 法院的本质就是主持公道,坐大堂上面公开评判审定案件每一个细节,公平公正审定因果、对错,以法律为依据裁判……!下面是《股东会会议记录》原文:
《股 東 会 会 议 记 录》
参加人员:曹波、陈厚刚、张学礼、高先海、古盛龙; 列席会议人员:苏洋苹
地奌:青木关镇新青路123号,
内容:
2002年5月28日股東会成员在新青路123号召开会议,会议一致决定如下事项:
一:董事会成员由曹波、陈厚刚、张学礼、高先海、古盛龙等伍人组成,抱括入股股金情况一致同意曹波为董事会董事长。
二 会议一致同意古盛龙转伍万元股金给曹波,此款係曹波私人向古盛龙借款,因此古盛龙股金为伍万元,新股東入股资金为:曹波30万元、陈厚刚27万元、张学礼10万元、高先海10万元、古盛龙5万元,共82万元。
三  公司成立的前期工作由陈厚刚负责办妥李成富的股份购買和移交工作。
四  企业变压器被盗,李成富承担的5400元应如数扣回,陈厚刚、古盛龙承担的款由新公司承担。
此决定
同意此决定:曹波、2002.528      同意此决定、高先海、2002.5.28        陈厚刚    张学礼    古盛龙5.28

2002年5月31日下午曹波又拟了一份股东会决定:2002年5月28日《股东会议记录》决定的是曹波为董事长; 这一份决定了曹波为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也决定了出资额,撤消了陈厚刚在公司的一切职务!陈厚刚提一名出纳员共同管理公司:曹波坚决不同意!曹波带走决定拿去打印后公布!后来曹波一直沒拿岀来。
4  调解书称:五月三十一日,原告曹波向被告陈厚刚交付现金120000元,陈厚刚收款后向曹波岀具收条一份,收条载明,收到曹波交来入股资金120000元。
事实论证:,收条载明,收到曹波交来入股资金120000元; 这就是法院故意阐明栽赃事实的目的 ;     既然是入股金,又写的是收条; 还凭什么要返还? 收条就是证明曹波己岀资加入到公司!
在办理过程中,2002年5月30日、陈厚刚向张学礼出具了10万元的、《富刚公司陈厚刚代收入股资金》收条一张,收条上有“见证人”古盛龙的签名。
2002年5月31日早上、曹波交来12万元代买股款、全体股东在场,曹波还请了搞投资的传业人士在场帮助买股份;陈厚刚向曹波出具了12万元的、《冨刚公司代收入股资金》收条一张,收条上有“见证人”张学礼在上面签名。(本来陈厚刚不原意收他们的钱,叫他们自己拿去当面交给李成富,李成富又只同意陈厚刚直接与他交接 ,陈厚刚是听取曹波安排负责办理,所以才写了个代收条、叫第三人签名作证)!  而且曹波己经成为了公司董事长!      
5 调解书称:尔后,陈厚刚使用该款并以自已的名义购买了李成富的股份。
事实论证:这就是法官故意捏造用词不当?偏免,故意强加罪名、栽脏陷害的真实表现!前面2条栽赃陷害己诉得明白:若不以陈厚刚自已的名义帮曹波购买李成富的股份; 曹波就要拿岀几十万元才能买到李成富的股份!陈厚刚沒有帮忙买了股份、就是自已的、任何语言和行为!连自已应有的股份和权利都保不住!还敢去贪别人的吗?而且有大量的事实证明:受曹波安排指令买了股份; 曹波己经是公司股东!而且确立了他的地位“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曹波自已不去搞变更登记,只顾强刮别人的股份,也不确定陈厚刚的岀资额和股东资格?   法院自己也已经编得很明白:既然经本院审理查明确认; 是属经共同协商买股份经营公司!  即是意见分歧、产生矛盾都到了法庭; 但特的事实面前,为什么不以《公司法》为依据处理?还要偏离主题,乱栽主体,强行抽走股金!捏造调解书栽赃:“尔后,陈厚刚使用该款并以自已的名义购买了李成富的股份”。  这一事实特以证明纯属是法院篡改事实、滥加罪名、栽脏陷害!如果法官公正、沒有犯罪的其他意图?可能法官也不会篡改事实,滥加罪名栽脏?这是法官最起码的素质!就连小孩、傻儿都应懂得的道理? 而且有很多证据证明曹波已经是股东:以董事长名份行使了董事长权利; 有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会议记录》,《入股金收条》,6月2日到6月9日的股东会议记录多份证明!
   沙区法院捏造编写的调解书生效后,公司设备一直长期被查封扣押,直到造成倒闭的损失; 沙区法院还编写陈厚刚享受了曹波的股份?陈厚刚自己的75万元的股份一分都沒有享受到; 就公司而言:造成了几百万元的负债亏损; 还谈什么享受了曹波、张学礼的?
6  调解书称:同年六月九日,曹波要求确认其出资份额未果,双方由此发生纠纷,原告曹波遂以其未享有富刚公司股份、未取得股东资格:
事实论证:股金收条就是加入到公司的证明;  就是确认其出资份额的证据!曹波要求确认其出资份额未果的函意是要陈厚刚无条件的拨5万元股份与他,承认他的虚假出资? 这一事实已经证明曹波、张学礼是耍无赖诬告!
5月28日股东会议已经确定了曹波总股份额30万元、函转借古盛龙的5万元,确定了曹波为董事长(股东会会议记录证明)。此后,是曹波违约,定了的总数岀资25万元不到帐,也不到工商部门搞变更登记?一直不确定陈厚刚的股东资格; 并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元对公司控股;就像黑帮大头一样!强硬的要陈厚刚拨5万元的股份加在自己头上。而且是要强行取消陈厚刚应有的股东权利!要陈厚刚回家休息!陈厚刚提一名出纳员共同管理公司,曹波都不同意!更甚的是曹波对陈厚刚进行人格攻击:说陈厚刚乂乂乂乂当董事长的样儿!多次会议曹波都不确定陈厚刚的股东资格和出资额,只强调减少陈厚刚的出资额加在曹波自己头上,强要陈厚刚成认他的虚假出资,强行对公司控股!要当法人代表和董事长!硬行驱逐陈厚刚出公司!世间是否还有这种敲诈、耍无赖的人、还认为自已满有道理?曹波错,耍无赖,敲诈、违法、沒有道理:以上案由已经诉得很明白:是陈厚刚未取得股东资格!一直都没享有富刚公司股份?
2002年6月9日公司股东会议: 协商怎样恢复生产事例, 曹波就请来了律师偏提资金流向话题扰乱股东会议, 全体股东愕然!都搞不懂他提的什么资金流向话题? 完全是地道的侵吞行为未遂故意扰乱公司秩序!是蓄意借题找歪理:霸占侵呑不能了; 就想抽资;拉走技术股东搞垮富刚公司,另建同类公司!这就是曹波了解、掌握了公司后的真正目的!
7  调解书称: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陈厚刚返还其投资款120000元及其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论证:以上己诉事实证明曹波是诬告,恶告! “要求返还投资款及利息,并承担诉讼费” :完全法院和曹波同谋耍无赖是打反耙!纯属是伙同法官捏造篡编的霸王条款 ;如此违返常理偏向的条款都写得岀来!真的是耍横不要脸; 法官视法而不闻敲诈!从整个调解书面看:如此违反常理的霸王条款是叫调解书吗?凭什么依据投资款要返还?是曹波自已错了还要对别人诬赖,常言道:曹波找错了码头!有正当理由抽走股金也只能找公司; 要退还股款也只能找卖股的人; 是陈厚刚卖给他的股份吗?是曹波强占陈厚刚的利益不成耍无赖,伙同法官勒索敲诈硬骗!也是法官无视法律的充分表现!笔录记载诉讼费由他们自已承担算了:这体现了一个什么问题?只有法官心里最明白!事实上大家心里都明白!  事实充分暴露岀了整个案件办理违法,露出了抽逃股金的核心端倪?
8   调解书称: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事实论证:更是无稽之谈!什么叫自愿?什么叫协议?全是霸王条款比歪理判决还歪?前己所诉法院施用了种种违法手段:应该称:(本案在代理讨债过程中,经本院强压挟持硬断)!  强迫威胁、只差刀架上脖子!纯属捏造篡编!从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事实和案由事实恒量看书面:纯属硬欺乱栽赃; 是叫自愿吗?完全是法院精心预某承心偏向,司用法官专业素语,蓄意栽赃陷害; 为滿足对方当事人要求; 精心篡编的霸王协议? 整个案件过程实用法律法规错误都谈不上; 纯属徇私枉法、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栽赃陷害!!!
真正的调解,属双自愿:那就依据法律协商岀合情合理的条款,不损任何一方利益,把矛盾纠纷充分化解; 那才是呌双方自愿!
本案调解书如此违反常理又违法的霸道协议条款; 事实就是捏造出来的!只考虑单方利益,目的就是达到抽其投资?不管另一方损害有多大,也不管损害了公司利益,扰乱了经济秩序,只顾帮曹波搞垮公司!不考虑后果有多严重!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法院还编写成双方自愿; 不愧是法官,也不感到愧疚?
9 调解书称: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事实论证:投资入股:以返还财产为由要退回; 而且法院强迫退还:请指明符合有关法律那一条规定:是《公司法》还是《诉讼法》或《刑法》还是沙区法院的内部规定?
10  调解书称:本院予以确认:
事实论证:法院在确认什么?确认他们自裁篡编的、违返法律的、不符事实及客观规律的霸王协议?!确认股份能退吗?法院是在确认曹波、张学礼诬告、抽逃其投资沒有违犯法律规定?确认陈厚刚有理无理都要退岀股金?事实上在本案过程中,法院确认了他们成了社会讨债帮大头无法无天不尊守法规办案!法院是在扰乱经济秩予序,确认了支持不正当竞争!还要抽逃股金?
11 调解书非法形成之日:二00二年八月十四日:
事实论证:2002年8月14日9时00分到11时00分:调解书已虚拟送达; 也就是调解协议成立生效之日: 签收的客体; 《调解书》  都还沒岀生?一个星期后2002年8月22日才叫周信贵去拿调解书!这样的调解书沒有法律效力?     
以上事实证明调解书是沙区法院违法犯罪的证据:充分证实了沙区法院在本案中徇私舞弊,枉法不思后果!如此严重的故意违法办案?一些法官还强词夺理:说是经调解双方自愿达成的调解协议; 是签收了的?  那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为什么有明文规定?  就是沒有规定调解书就是铁板订钉,有错无错都不能改正?
沙区法院违法办案、挑起社会矛盾
1  沙区法院查封扣押公司设备两年;  封闭了公司的生产; 使其无法正常经营; 两年间公司沒有收入而亏空倒闭、房租都给不起,成了八方债务!法院扰乱了经济秩序,故意使其无法还债!(那一回陈厚刚要遭整垮、啥子都可以跟他卖了)!
2  期间:恃其掠夺查封变卖私人住房; (就是看上了他那一墩房子)故意摧毁了陈厚刚整个家庭!家产损失待尽; 全家老小深受惨重灾难!陈厚刚被整得家破妻离子散、公司被整垮了,负债几百万元,全家人还要去蹲岩洞,陈厚刚本人被整成了残疾,还背负重债。现在陈厚刚还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3 法院违法办案将投资款强迫以欠款、借款和财产、硬行以现金退还;  明知是投资款买的是股份,曹波投资入股公司还未起动就想全部侵吞; 遭抵制诬告返还财产又抽逃股金错误保全;  法院封闭了公司的生产; 公司就沒有收入、沒有资金循环; 就不可能有退还现金兑现;  法院故意制造了“所为债主”;   张学礼还找了社会上的人经常扭到追杀要退股金; (理由是:说是法院定的、他该要)?几次险些造成重大恶性死伤惨案!?陈厚刚、周信贵的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 事实己经证明是沙区法院的错误违法挑起造成的!
4   恃强把其八十岁的岳父母共三人扭銬拉去甩了,家硬撬了,家产任意拿走!已引起了公愤!现在八十几岁的老人靠拣垃圾为生!法院还要叫其拿钱赎回房子???!
法院以违法形成的霸王协议; 无效调解书:办案人员确以此当成整人陷害的依据,办案法官尽然成了违法犯罪的带头人,对方当事人及相关人竞成了帮凶!
放纵支持不正当竞争  参合干予公司独立经营
1   曹波以《代收股金收条》作为证据以返还财产为由起诉; 事实上就是抽逃股金?(其中原因是什么)!法院沒有认真甚验、证据是否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怎样产生的意见纷歧、矛盾;  法院沒有调查过问!
2  起诉状事实和理由称:合伙兴办重庆富刚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法院不调查 “合伙兴办公司、股金为什么要返还”?其中真实案由究竞为什么?法官本职工作就是找为什么?
3 《股金收条》就是加入公司的股东证明:股东之间争执、意见纷歧、产生矛盾是正常之事,但曹波的行为是属不正当竟争; 法院应该认真调查真实案由后、不予受理或按《公司法》化解矛盾!要立案受理就应按《公司法》定论判决!  更不能帮一方,惩一方变相违法调解强迫退走股金!法院放纵、支持了不正当竞争,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助长了歪风邪气!
4  《股东会议记录》表明:确立了曹波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享受、行使了股东权利,公司本应一切都己正常,只要恢复生产就能赚钱了; 因是曹波心起邪念违约,定了的出资不出了:股东们已经确定他为董事长、掌控了大权后贼心不足,吃饱了不丢碗还想把锅端!自己又不想出资、还想把公司全部侵呑!曹波的行为完全是不正当竞争行为;
曹波自己错了、还恶人先告状!法院明知曹波有错; 故意视而不见,闻而不问; 助长了歪风邪气!支持了不正当竞争,故意参合干予公司独立经营?
5   第二次庭审时控告人律师以《公司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规定,发表了股金只能转让,不得抽回,股权比例应由股东协商,法院无权决定股权比例的辩讼意见,建议法院驳回曹波、张学礼的诉讼请求,并明确表示不同意调解。法院无视法律; 本案应以《公司法》为依据处理判决?法院确一直有意避开《公司法》?故意违反[审判制度]:两审辩论终结故意不判决,拖延一个多月时间又来一个暗箱审理?法院是在帮曹波实现玩死陈厚刚的诺言; 参合干予公司经营!
6   法院查封扣押公司全部生产必需的设备两年期间; 一直不间断的死追硬整申请人; 不间断的扰乱公司; 对设备进行了拍卖评估,说卖不出去?又准备对其股份拍卖; 期间又暗箱全部变卖了陈厚刚维一私人住房; 严重违犯了《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条和相关法规! 法院封闭了公司生产;  严重干予了公司经营!严重干扰了申请人的经营策略![沙区法院扬庭长直言不诲的说:你不交出房子慑; 你公司还开起得,你也无法经营啰……]!
违法执行  乱执行
1、 2002年6月20日下达了查封裁定书; 查封扣押了公司全部生产必需的设备:  2002年8月14日违法形成的调解书生效; 法院就应立即解除对富刚公司设备的扣押;  2004年5月12日因陈厚刚激烈反映; 沙区法院才以挂号信邮岀解除设备扣押的裁定?已经造成了富刚公司倒闭的损失!期间:2003年3月28日又重复查封了陈厚刚所有的私人住房,2003年12月又以低价暗地里变卖了;(若不是控告人强烈反映、现在公司设备依然被查封扣押)!
2、  2002年8月14日的一个星期后;  2002年8月22日法庭叫周信贵去拿已经虚拟送达了的调解书后,(按《民事法》2002年8月14日或2002年8月22日法院就应该立即解除对富刚公司的设备查封扣押或不能查封或赔礼道歉或赔偿损失)!?因法官周洪友再三催逼,“陈厚刚又不懂法,以为犯了很大个罪”!公司因运转不起来,公司沒有收入,陈厚刚只有再借债于2002年11月16日分别给付了曹波、张学礼各2万元!
3、   陈厚刚提出富刚公司财产已被封应处理公司财产,而且他们的股金也是用于公司,应由公司退款,陈厚刚也是代表公司签的字!公司经股东会研究决定同意以公司财产抵债; 陈厚刚又以有效债卷交与执行员以此抵债,执行员置之不理! 执行员谢凤鸣于2003年3月对公司财产进行了拍卖评估,说卖不出去?又准备对其股份拍卖? 法院硬要陈厚刚拿出现金?由因公司生产必须的设备被查封,不能生产经营,营销合同和加工生产合同定立都被撤消和收回!法院又一直不断的干予; 公司已经负债倒亏?陈厚刚是拿不出现金!?
4、  二00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沙区法院以(2003)沙民执字第279号裁定书查封了陈厚刚所有的私人住房;  后又暗箱变卖了维一私房!把家硬撬了,家私任意拿走; 人拉岀去甩了!也不管你上山蹬岩洞或露天坝?!八月盛夏沒有衣物家私; 陈厚刚以裸体游行强烈抗义!李院长才说:你这个刁民; 钥匙在张小平那里,自己去拿!
5、  法院推卸责任: 说什么陈厚刚房子租给别人!找不到人?家里沒有人?这都是法院骗免编造的! 虽然陈厚刚要经营公司,经常不在家,但有两个老人天天在家,只是经常外岀拣垃圾维持生计!国家法院是在办理案件?大案、要案都能弄清!住房问题直接关系到百性生成?岂能模糊了事?就凭找一个房屋门面承租人的调查证言写入案卷; 说什么好久沒有看到进岀,沒有人住!偏免虚构的谎言也能成为证据?就凭此理:就夺取民宅; 摧毁一个家庭? 作为国家法院:是在办案?为什么不深入调察地方政府和基层组织?事实证明是模糊了事调察掩盖非法目的!承案法官己经成了民间讨债组织性质?
曹波事先是自愿有意以60万元投资买李成富的股份加入到富刚公司;后因以上所诉原因起诉,以12万元的《代收股金收条》为根据、保全查封了富刚公司几十万元的生产必需的全部生产设备; 查封扣押两年;导致了公司倒闭!
曹波错误保全查封扣押公司设备两年期间;同时又保全查封陈厚刚私人住房; 由因曹波的错误保全查封:法院的违法执行; 摧毁了陈厚刚整个家庭!家产损失待尽; 全家老小深受惨重灾难!陈厚刚被整得家破妻离子散、公司被整垮了,负债几百万元,全家人还要去蹲岩洞,陈厚刚本人被整成了残疾,还背负重债。“制造的所为债主”,张学礼还找了社会上的人经常扭到追杀要退股金; (理由:说是法院定的、他该要)?陈厚刚、周信贵的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 事实己经证明是法院的错误造成的!
违法执行 违法搜查 致人重伤致残
一、违法事实:  2006年10月19日,沙区法院组织十几个执行人员,不事先通知,不出示任何证件,不穿工作制服的情况下,对陈厚刚进行违法强制执行搜查。凌晨6点钟开着警车赶到青木关镇富刚食品有限公司,找到在该公司打工的陈厚刚住所,翻房跃墙入院内,(周信贵听到外面有人讲,抓到打死他:)又突然踢烂房门、破门闯进陈厚刚的宿舍,把正在熟睡的陈厚刚从被窝里抓起来; “突入其来的一群人冲入,是人是兽都会被吓慌”!这时处在睡梦中的陈厚刚不知所措,急忙躲闪,执行人员紧追过去,陈厚刚无路可走,被逼爬上窗台,“此刻听岀是法官扬庭长声音叫不准跑,陈厚刚心一下放下来了,瞬间感觉沒事了”;就在这“一瞬间背后被人一推、右手抓墻沒抓住”、瞬间慨念、临死前的最后一个思维:“这一回完了”!“左手自然反应护住额头就扑倒8米多高的楼底下去了,瞬间感觉喀嚓一声就晕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执行人员当即拨打120叫来救护车,随即将陈厚刚送往青木关镇医院后,执行人员就跑了!  
然后又转送巴南区人民医院进行抢救,经巴南区人民医院CR检查诊断为:1、左股骨颈骨折;2、左柯氏骨折;3、左上眼脸皮肤裂伤;4、左上唇裂伤;5、左67/67齿断裂,左颌骨骨折,左脚趾甲断裂; 住院治疗24天后出院疗养、在床上躺了一年多至今无法恢复正常。
杨庭长一伙把昏迷中的陈厚刚拉到青木关医院就跑了,事后陈厚刚的哥哥和记者访青木关派出所证实是沙区法院干的:又找到沙区法院杨庭长;  杨庭长还与陈厚刚的哥哥吵闹起来说:“是他们干的,他们在执行任务,不晓得外面有好高,还以为那个窗子外面是平地,”! 实质是在追抓中怕陈厚刚从窗户跑掉,故意把人推倒,好抓住他。错中错把陈厚刚推下8米多高的楼底。造成头部、肢体受伤致残。经抢救,在床上躺了一年多,陈厚刚已成终身残疾。又背负了一大笔医疗重债。
以上事实:陈厚刚的伤残是沙区法院的违法执行搜查、破门而入把人推倒死追硬抓直接造成的,是故意伤害?
二、违法搜查:1、沙法院想的是搜查撬房子、而陈厚刚已经沒有了房子,2、陈厚刚沒有隐匿要撬、要搜查的房子?3、法院沒有陈厚刚有隐匿违法财产的证据?  首先违犯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286条及第(3)款:认为有隐匿财产的行为。搜查人员必须按规定着装并出示搜查令和身份证件。“陈厚刚又沒有隐匿房产”!?  289条、搜查应制作搜查笔录,由搜查人员、被搜查人及其他在场人签名或盖章。拒绝签名或者盖章的,应在搜查笔录中写明。的规定?
三、搜查目的违法:沒有隐匿财产证据; 故意侵犯、故意伤害!跑到与本案无关之地搜查隐匿了房产?事实摆明沒有搜查到结果?目的就是抓人、整人、害人?沙区法院查封公司设备期间,违法变卖私人维一住房,买房人沒得到房子,案子又拖久了,法院自己违法下不了台,是在宣泄私愤把陈厚刚抓去黑关,硬敲诈交岀房子,陈厚刚沒有钱; 强迫去借、去偷、去抢都要拿岀钱来把房子赎回去,他们才结得了案?!
四、搜查范围、对象、主体违法:2005年2月25日,购房人管维德、杨宇将陈厚刚及其岳父母和家人、七人诉讼到沙区法院,要求从沙坪坝区青木关镇新青路123号住房内搬迁出去。 2005年12月申诉人陈厚刚与妻子周信贵离婚,明确表明沙坪坝区青木关镇新青路123号住房已卖,室内的用具全部归周信贵所有;该房住的是周信贵的父母及家人!陈厚刚便已离开了该住房,在外打工就住在公司里。
五、 故意对其人身伤害:由因第三条因素:沙区法院故意不事先通知,也不通知当地政府! 不着装,不出示证件,翻墙破门闯入,只顾抓人,滥司法!违法强制执行;乱执行; 以掩百姓耳目的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借法院的权威:不管有理无理都可以搜查抓人,只要是法官岀们都叫正确执法; 掩耳盗鈴的违法意识和手段对陈厚刚强压硬惩、整了再说!(周信贵听到有人讲抓到打死他)!一伙十几人突然蹄烂房门; 像抢人一样一大群人冲进屋里:是人是兽都会被吓晕! 扬庭长推倒陈厚刚摔伤睧死送到医院后就跑了!不闻不管,好象若无其事!
六、 沙区法院对陈厚刚采取强制执行的具体执行行为,首先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09条“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时,执行员应当出示证件。执行完毕后,应当将执行情况制作笔录,由在场的有关人员签名或者盖章。”的规定;同时也违背了《民事诉讼法》第223条、第229条第三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8条“执行人员执行公务时,应向有关人员出示工作证和执行公务证,并按规定着装”:18条 第(4)项 “申请执行的法律文书有给付内容,且执行标的和被执行人明确”:第24条关于“人民法院决定受理执行案件后,应当在三日内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 26 条第三款 “人民法院采取执行措施,应当制作裁定书,送达被执行人”。的相关规定。   沙区法院在没有事先通知,不着装,不出示证件,破门闯入,追抓行动中直接推摔,违法搜查的具体行为是造成陈厚刚受到伤害致残的直接原因,沙区法院违法搜查执行,整个过程己严重违法,应当对陈厚刚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七、 就本案而言,沙区法院是对居住在青木关镇新青路123号房屋内的人员和财物执行搬迁,而不是执行金钱债务,根本就不需要实施搜查。正是由于沙区法院超越执行范围,扩大执行地域,对已经离婚流离失所身无分文的陈厚刚违法搜查; 又沒有隐匿财产证据?强行破门闯入陈厚刚的临时住宅,使其措手不及,无处容身,慌忙中爬上窗户;在这种情形下,又正是执行人员继续追抓不放,又怕陈厚刚跑掉,只顾把人推倒便于抓住,又错误判断当时地形, 錯中错把陈厚刚推倒从高楼摔下致伤;沙区法院的违法错误行为与陈厚刚的受伤致残,是不可推卸的责任。依法予以赔偿。
违法捜查抓捕  陈厚刚被推摔致残的实质真相
1、沙区法院不准律师参加审案、不准富刚公司参与诉讼,乘人之危捏造、搞调解书先签收后送达,强逼硬赶当事人入陷井!法侓给与当事人的权利,沙区法院明目张胆的违背法律侵犯,剥夺当亊人正当合法权益及反悔的权利,以一纸违法手段捏造的调解书栽赃陷害:搞先签收后送达安死套。明目张胆违返法律帮一方惩一方,故意制造冤案:以不合法的调解书为据进行扰乱、陷害、掠夺!
2、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查封公司设备、同时查封私房、又暗地里变卖私房,房子低价卖给羊儿客?买房人又沒得到房子,案子时间拖长了压力大,后果严重?就釆取违法手段死压硬惩陈厚刚的方式来达到摆平案子,使案件了结。
沙区法院的行为已经印证了法官张羽的传言:“陈厚刚这回死定了,他已签了调解书,调解书送达就成了生效的法律文书,这一回他的厂和他的家一起都要遭整垮,设备、股份、房子都可以便宜给他卖了,他们就看上了他那一栋房子。”“陈厚刚这回遭定了,房子给他卖都卖了,拿不回来了,张小平身后有个大官,是检察院的,哪个都怕他,是几个合起来在整他。” “张小平买房己花了十几万了有怨言 ? 非要把陈厚刚硬惩下去, 不然法院不好交差’??
3、    2006年10月19日,沙区法院对陈厚刚违法残害,实质是他们在宣泄私愤,因是他们的错,由于长期结不了案,买房人虽是法院內线,不好闹得,(但得不到房子、若翻脸不认人上吿,他们下不了台“要遭”)。(此话是李院长讲的)。“他们窝火,”青木关多人多次传言:“沙区法院要整陈厚刚,他傲得很,把他抓起来关起弄死了最多算个过失,他们要把他硬压下去。要把陈厚刚抓去黑关、硬惩硬压都要交岀房子或借钱把房子赎回去!  他们才销得了案?
以上整个案件审理办案过程事实,都表现岀法官、办案人员违法乱纪、违背事实、违返法律、徇私舞弊、徇情枉法不顾百姓死活,故意侵犯陈厚刚的合法权益。故意天平倾斜,制造寃案!欺百姓不懂法!法官违了法司用法官专业手段抵赖隐瞞违法事实、捏造证据、逃避责任!!证实了张羽法官说的“他能告到那儿去”?
阻止当事人申诉 上诉  违法执行伤害案件后的起诉
2004年1月陈厚刚曾向沙坪坝区法院申请再审,被以证据不足驳回。  2004年8月陈厚刚再次交了重审申诉书到沙坪坝区人民法院,要求对此案再审,接着陈厚刚又找了一位律师写了再审申诉书交到了市中级人民法院,结果,沙区法院找到了帮陈厚刚交材料到中院去的律师,叫他给陈厚刚作工作把沙区法院的诉拆了,沙区法院也直接叫陈厚刚去把沙区法院的诉拆了,他们理由是:法官说,“陈厚刚你不懂法,把一个案子搞成两个案子去了,中院的判决马上就下来了,你把那一个拆了,到中院去一起审”陈厚刚不懂法律程序,也不知他们的意图,以为确是搞成两个案子去了,就把交到沙区法院的再审诉讼拆了,结果交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再审申请也遭到驳回。此后沙区法院一直死追硬赶,社会黑道也一直追杀逼债。法院故意剥夺了当事人的权利,掩盖违法事实。
2007年3月,陈厚刚提起了行政诉讼到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8月接近开庭的时候,沙区法院专门派法律工作者传来口信说“杨庭长已经下课了(说明杨庭长已经有违法行为),现在是个姓李的庭长叫你拿十多万块钱去把房子赎回来算了,把中院的诉撤了,你跟国家两个斗,你是斗不赢的,不然马上就要来执行你的房子,听说你们马上就要开庭了,你想让国家赔你,没那么容易,不得赔你,那一个跟国家法院两个打关司是打赢了的,你们耗不赢他们,他们反过来要死整你,你死得更惨。”
本案直接承办案件法官;
(1)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法官张羽在本案发生两年前经常与申请人一起打牌,相互认识,但不知此人是法官; 本案发生未审理前此人要求与申请人打牌、一起吃饭喝酒,索要銭财; 申请人拒绝了索要,使该承案法官不滿; (2)   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审判和执行谋取私利; 放纵、支持了不正当竞争; 干预了公司独立自主经营; 扰乱了经济秩序;  (3)  违法执行; 搞垮了一个公司,摧毁了一个无辜家庭;  (4)  违法搜查; 故意对其人身伤害;  (5)  滥用司法权力;  不准有独立请求权的公司参与诉讼,使之该加入案件审理的成了案外人,违法的逍遥法外,有正当理由的被诬陷,深受其害;   (6) 不准律师参与案件审理、乘人之危篡编笔录、调解书; 徇私枉法,违法办理人情案、关系案;
法官要违犯多少条法律法规、违犯到什么程度才叫违法?法官违法是否与平民同罪?一些承案法官还说:他们违法;你找不岀证据?
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
            沙法(2008)124号  (红头文件)    
就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以渝政法信字[2008]475号函转来你的特殊情况紧急反映  回复:更是歪曲颠倒事实; 包庇、隐瞒、推卸违法责任?  
回复称: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股东在公司登记后,不得抽回其岀资,”根据本条规定,抽逃资金的主体是股东,在客观要件上,股东实施了抽逃资金的行为,即从公司资产中抽回自已的出资。
依法论证:既然沙区法院承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股东在公司登记后,不得抽回其岀资,”又承认抽逃资金的主体是股东,在客观要件上,股东实施了抽逃资金的行为?难道就不叫违法吗?《公司法》是不是法?《公司法》名文规定“不得抽回其岀资,”股东实施了抽逃资金的行为还不叫违法; “沒有违反法律规定”?这就很难理解:司法人员和法院怎样去理解法律和实施法律、使用法律的问题!那还用说百姓有什么法?本人不懂法:敬请专家解读:法院为其抽其出资沒有违反法律规定辩护:也可以违反法律、歪曲法律的本意辩护吗?
因在本案中:法院违法错误:以事实依照法律恒量:找不岀可供
辩解的法律依据和理由:只有歪曲法律本意找歪理抵赖!    
回复称:股东实施了抽逃资金的行为,即从公司资产中抽回自已的出资。  
依法论证:这样的提法是否正确?就不叫抽回其岀资、抽逃资金吗?公司中股东的资金股份都是自已的岀资; 每人谁便都可以谁时抽回自已的岀资!那么《公司法》名文规定“不得抽回其岀资,”规定来是干什么的?股东实施了抽逃资金的行为,即从公司资产中抽回自已的出资:也沒有损害公司的利益,也沒有扰乱社会经济秩序,也沒有扰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那么《公司法》的制定又该怎样去理解?沙区法院对法律本意是那样的理解、应用司法!一直都说本案处理正确已是必然结果?沙区法院有多少那样的法官?百姓也不得不怀疑法律?因为他们是那样理解应用的法律!
回复称:陈厚刚使用二原告的上述款项以自已的名义购买了李成富的股份,而不是以二原告的名义购买李成富的股份,因此,二原告并未成为公司的股东。而在这一纠纷里,并不涉及公司资本的增加或减少,且本案调解书也未确认当事人抽逃资金的行为,因此,被告陈厚刚向二原告返还投资款的行为沒有违反法律规定,法院对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协议应予确认。
事实论证:在以上违法证据《调解书》; 第5条事实论证和前面2条栽赃陷害已经阐诉得很明白: 若不以陈厚刚自已的名义帮曹波购买李成富的股份; 曹波就要拿岀几十万元才能买到李成富的股份!陈厚刚沒有帮忙买了股份、就是自已的、任何语言和行为!连自已应有的股份和权利都保不住!还敢去贪别人的吗?而且有大量的事实证明:帮曹波买了股份; 曹波己经是公司股东!而且确立了他的地位“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曹波自已不去搞变更登记,只顾强刮别人的股份,也不确定陈厚刚的岀资额和股东资格?
法院自己也已经编得很明白:既然经本院审理查明确认; 是属经共同协商买股份经营公司!即是意见分歧、产生矛盾都到了法庭; 在特的事实面前,为什么不以《公司法》为依据处理?还要强行的偏离主题,乱栽主体?曹波虚假出资; 违犯了《公司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又以敲诈掠夺陈厚刚的股份,意欲霸占侵呑公司,侵犯陈厚刚的合法权益;  法院回复还说被告陈厚刚向二原告返还投资款的行为沒有违反法律规定! 引用篡编的违法形成的调解书搪塞!也不调查调解书的形成是否合理或违法:更加歪曲偏离真实案情,编造虚拟案件事实,掩盖隐瞒正确合法的真实案件事实; 而且法院现在对法律都歪曲理解?  何况当时调解书更不敢确认当事人抽逃资金的行为!不然调解书就不能成立?  还说“在这一纠纷里,并不涉及公司资本的增加或减少”!这一说法充分证明法院故意歪曲理解法律本意,承心包庇抵赖法院的违法事实!已经违法还说不违法!
回复称:二原告并未成为公司的股东。而在这一纠纷里,并不涉及公司资本的增加或减少,
事实论证:《入股金收条》就是一个已加入公司的证明:而且证据还有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议记录》证明曹波是股东;  大量的事实证明:帮曹波买了股份; 曹波己经是公司股东!而且确立了他的地位“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曹波自已不去搞变更登记,只顾强刮别人的股份,也不确定陈厚刚的岀资额和股东资格?公司全部已由曹波支配!是曹波召开股东会议违约,定了的总数岀资25万元不到帐; 有证据:[全体股东签名的《股东会会议记录》]!也不采取公司恢复生产事宜?也不确定陈厚刚的股东资格和岀资额;  并明确表示只出资12万元对公司控股;
逞强侵犯意欲强夺侵呑以少量投资作饵; 敲诈侵犯陈厚刚的财产及合法权益的是曹波,陈厚刚是无辜受害的弱者!曹波的行为是违法的; 遭抵制自然站不住脚,就想抽其投资,扯垮公司; 抽其投资自然就减少了公司资本!法院还为其辩护“并不涉及公司资本的增加或减少不知是何道理?”违背了自然规律和常理?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法院在本案中就曹波、张学礼的手段行为不但违法,而且是犯罪!
回复称:且本案调解书也未确认当事人抽逃资金的行为,法院对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协议应予确认。
事实论证: 本案过程中法院查看了五月二十八日的《股东会会议记录》已经明确知道了当时新股东的纠纷情况?故意隐瞒歪曲事实把案件性质烈变;  避而不提《公司法》!还要倒其而行之挑起矛盾强行退股?并且查明了只是由陈厚刚负责办理李成富的股份购买和移交工作。不然曹波就要多拿岀几倍的钱、才能买到他现在12万元的股份?曹波是吃饱了不放碗还想把锅端!还要想把公司全部侵呑!
法院已经查明曹波有霸占侵呑事实不但不教育纠正?反而歪曲事实、颠倒混淆案情、乱栽主体!死帮曹波抽资退股!“调解书已经自然证明是法院捏造篡编的违法证据”; 当然不会编写确认当事人是抽逃资金的行为?而且法院不准富刚公司参与诉讼;不准律师参与:其目的就是故意颠倒混淆真实案情,改变案件性质? 诬告、恶告的是返还财产,事实审出是股权转让侵权纠纷:法院违法办案,死帮抽其岀资:又演变回返还财产欲加罪名栽赃强行抽资!捏造的调解书案由又返回股权转让侵权纠纷; 自己捏造的东西当然不会写上当事人抽逃资金是违反法律规定; 更不敢写成是抽逃资金的行为; 不然:调解书主体自然就不能成立!所以不准公司参与、不准律师参与都是围绕窜编笔录、捏造调解书的罪恶目的!如此违反常理又违反法律的霸王条款只有法院才敢捏造?法院当然要予以确认自编自裁的霸王协议!
沙区法院就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以渝政法信字[2008]475号函转来的特殊情况紧急反映:纯属敷衍复查,哄上欺下; 更是歪曲颠倒事实;歪曲法律本意! 包庇、隐瞒违法事实、抵赖、推卸法律责任?  
更甚的是:沙区法院电话告知:“你陈厚刚若还要上访,法院还要追究你的责任”!
本人沒有了住房,变得一无所有,给不起房租,被追得谁时搬家片地跑,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残废的身体,还要面对法院制造的债主追杀!本人想论公道,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
陈厚刚
2009年5月22日

咨询编号:134758|重庆-沙坪坝区|2009-05-24 08:03|1 位律师回复

律师回答

于立新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3621***
  • 帮助网友:8781 次
  • 点赞人数:28 人

法院不准律师参与是不对的,是否枉法裁判还不能确定。

2009-05-24 08:33

2

查看更多相关咨询
查看更多相关知识
查看更多最新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