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梅律师
时胜元律师
袁丽萍律师
靳双权律师
在线咨询

免费发布咨询,坐等律师在线服务

  • 需求发布后

    10分钟内收到律师在线回复

  • 每个咨询

    平均有多个律师参与回复

  • 99%以上

    得到了圆满解决

立即发布咨询

法律咨询

您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法律咨询 > 吉林法律咨询 > 通化法律咨询 > 行政复议法律咨询
李同红律师
追究孙洪峰、朱红艳刑事责任

我是百次上访者苏德,我儿子苏永刚含冤死去七年,真正的凶手孙洪峰、朱红艳至今逍遥法外,前三个月我给国家领导人温家宝、罗干及政法委、中级委等去过信,好心的领导在百忙中看过,并给予批示。因为我上百次去柳河县通化市的执法机关投诉,他们板起面孔,不是推托搪塞就是横加指责,不予以授理。唯有一个月前的一天,通化中级法院的副厅长孙国祥等到柳河法院,当着我的面要求县法院的领导处理好我的案件,并要求我不再上访,县法院确实积极行动了一段,后来遇到当事人朱红艳在外地打工,寻找该嫌疑人的路费无法安排,以及要追究涉嫌人的刑事问题,又要牵扯到柳河县公安局、检查院、市中级法院的责任问题,办案人又一次放弃。之后,我到县检察院找到批捕科长,于科长官官相互包庇罪犯,硬说孙洪峰、朱红艳不犯教唆和纠集凶犯共同杀人罪。因为这个案件,我找过法律知识渊博、办案经验丰富的法官、律师论证过,他们一致认为,孙洪锋、朱红艳实属教唆、纠集凶犯共同杀人,犯共同杀人罪。那么我所在柳河、通化所投诉的执法机关,他们是法律的知识模糊呢。还是怕受牵连,故意包庇不授理,我不得知。所以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再次上访国家领导机关,希望您能主持公道,为民申冤,给省、市、县执法机关明示,并能监督他们授理此案。
                      起  诉  书

  起诉人;苏德,男,汉族,59岁,住柳河县柳河镇复新村。
  被起诉人;孙洪峰,男,汉族,1958年1月10日生,住柳河县柳河镇,个体。
  被起诉人;朱红艳,女,汉族,32岁,住柳河县柳河镇柳树村,村民。
  被起诉人;李亚一,男,汉族,1982年3月27日生,住柳河县孤山子镇,职业不祥。
  被起诉人;关锋,男,汉族,1982年4月13日生,住柳河镇胜利街,职业不祥。
  被起诉人;付键宝,男,汉族,1981年3月15日生,住辉南县大椅山镇小椅山村,职业不祥
                      起  诉  要  求

  1、依法追究五名被起诉人的刑事责任;
  2、要求被告孙洪峰、朱红艳赔偿因凶杀案所引起的家破人亡的损失费各5万元,赔偿百次上访损失费各4万元;
  3、要求被上诉人李亚一、关锋、付键宝赔偿损失费各1万元。
                      事  实 与  理  由

  我儿苏永刚因一起故意杀人案被孙日民杀害,而且杀人犯已服法,但该案的共同犯罪嫌疑人孙洪峰、朱红艳以及帮凶李亚一、关锋、付键宝却仍然逍遥法外,未予以追究其刑事责任,是公安局和检查机关没对五名漏队嫌疑人以刑事犯罪进行起诉所造成的。原告强烈要求对此案故意杀人遗漏的嫌疑人孙洪锋、朱红艳缉拿归案,依法追究其教唆犯之刑事责任,以及李亚一、关锋、付键宝等三名帮凶其共犯的刑事责任。并要求赔偿因凶杀案导致我家破人亡及百余次上访的损共21万元,恳请执法机关能为民作主,使我的冤案得以昭血。具体情况如下;
  2002年1月19日上午,我儿媳朱红艳与我儿苏永刚因离婚后的房照问题发生争吵,【由于朱红艳与孙洪峰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卷宗材料有证实】,朱红艳便指使孙洪峰的儿子孙日民其战友李亚一、关锋将苏永刚殴打。因我儿受伤,故当日下午我和儿子苏永刚、二儿子苏永清一同到朱红艳家要药费,因只有朱红艳的母亲在家,我们只好把电视搬走,告之拿药费来换。朱红艳的母亲打电话告诉了朱红艳,朱红艳和孙洪锋、孙国民在柳树村村口截住了苏永刚等人。双方在争吵和撕打时,朱红艳回家取了三把镰刀和一个铁锤【其本人在供述笔录中承认】,而孙洪峰打电话给其儿子孙日民,孙日民又带来了李亚一、关锋、付键宝等三个帮凶来到现场,结果发生孙日民用【仿日式战刀】将我儿苏永刚杀死后逃离现场【孙日民的供述笔录对用刀杀人及其父亲打电话喊人的情节供认不讳】,此案经侦察公诉,最后由通化中院判决,对孙日民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缓,对孙国民以故意伤害罪【苏永清被打成轻伤】判二缓三。但在本案中起关键作用的教授犯孙洪峰,朱红艳都未共犯追究,致使本案犯罪嫌疑人遗漏,而遗漏的原因则是朱红艳靠其叔叔【律师】及孙洪峰用钱买通侦查员,先以刑事犯罪已经进行起诉追究行事责任这是正确的,后因侦查员受贿,‘便以参与斗殴致人死亡,但不属于主犯,构不成犯罪’为由予以撤诉【有撤诉材料为证】,这是完全错误的,公安机关应该负责全部责任。
                      犯  教  唆  杀  人  罪

  关于以教唆罪起诉有以下条款为证;按刑法第29条规定;‘教唆他人犯罪,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伸诉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刚满18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重处罚,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据此规定,朱红艳、孙洪民二人构成教唆犯,而且教唆的人确实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应当以共犯论处,而按此条规定,孙日民等人已实施故意杀人,孙洪峰、朱红艳二人应按刑事处罚,只不过是从轻或减轻而已,但绝不是完全的免除其刑事责任。故柳河县公安局以朱红艳、孙洪峰构不成犯罪而释放的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有悖法律规定,应追究其二人的刑事责任。
                      犯  纠  集  凶  犯  杀  人  罪
  
  孙洪峰、朱红艳二人纯属于纠集凶犯亲自参加打杀,并在杀人现场叫号指挥,最后直至将苏永刚杀死为止,应追究孙洪峰、朱红艳二人杀人罪,不应该以滋事过错拘留,并在法官接受贿赂后释放,所以应该依法追究二人的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
                      犯  帮  凶  杀  人  罪

  应追究这起凶杀案的帮凶;李亚一、关锋、付键宝的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
  这场凶案纯属于共同犯罪案件,孙洪峰、朱红艳属于漏队主犯,李亚一、关锋、付键宝属于从犯,均应以故意杀人罪一并处理,而柳河县公安局却仅给他们治安处罚这样不公平,也不公正。如果杀人现场没有这三位帮凶的出现,气氛不能那么严峻,杀人凶手不能那样嚣张,所以他们不仅仅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而明理构成了犯罪,应追究他们三人的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
  起诉人认为;由于孙洪峰、朱红艳教唆、纠集凶犯杀人,外加李亚一、关锋、付键宝的帮凶,把苏家一家人搞的家破人亡导致小女苏佳琦幼年丧父,又被母亲【朱红艳】抛弃,奶奶在苏永刚死后想儿痛心疾首、悲痛欲绝,加之执法机关的作弊,使这场凶杀案出现了冤案,积怨成疾,苏永刚死后的三个月其母张泽兰便含恨死去,孤儿苏佳琦只好跟年迈多病、又负债累累的爷爷相依为命,所以这五明被起诉人不仅犯有共同杀人罪,也是把我家搞得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我强烈要求执法机关以杀人罪将其绳之以法,并赔偿五名嫌疑人给我们家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
  由于案发的这七年里,我上百次的上访,到过省、市、直至中央、省政法委的同志认为,漏队五名的犯罪嫌疑人是公安机关未予以‘教唆、纠集凶犯杀人,’以共同杀人罪进行起诉,追究其刑事责任以及民事赔偿责任所造成的。公安机关应当纠正错误,将五名被告以共同杀人罪向检查机关进行起诉,将他们绳之以法为民除害。
  通过我到北京上访后,通化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厅副厅长孙国祥、办事员王志刚责成柳河县法院承办子女苏佳琦的抚养费问题,柳河法院正在办理中。省公安部及中院两位法官建议我到柳河县公安局重新起诉这次凶杀案的纠集及教唆杀人犯孙洪锋、朱红艳等五名嫌疑人,并强烈要求公安机关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
                                                 起  诉  人;苏  德
                                             联  系  电  话;15843552850

咨询编号:119943|吉林-通化|2009-03-12 10:14|3 位律师回复

律师回答

张礼美律师

  • 地区:四川-成都
  • 咨询电话:18980872389
  • 帮助网友:7344 次
  • 点赞人数:15 人

这的确不是个人起诉能解决的,而政府部门现有制度也没有这种救济,可能还是只有从破案着手.

2009-03-12 10:54

1

马国华律师

  • 地区:北京-朝阳区
  • 咨询电话:13683***
  • 帮助网友:66057 次
  • 点赞人数:345 人

上述问题,不是个人起诉能够解决的,索要“家破人亡的损失费各5万元,赔偿百次上访损失费各4万元”数额不多,各级组织既然不能破案,应该拿出一笔费用作为社会救济来补偿,进而息事宁人。

2009-03-12 10:36

2

查看更多最新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