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婚姻家庭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常识 > 婚姻家庭 > 离婚 > 离婚案例
曹亚帝律师

想离婚不离家,这是为什么呢?

来源:楚天都市报发表时间:2017年07月27日浏览:27765

他许了我一个未来却离不开跟前妻的“家”。离婚不离家的他,跟她相爱一年,还想离婚不离家。这是为什么呢?

■采写:记者张艳

■讲述:漠曲(化名)

■性别:女

■年龄:40岁

■学历:专科

■职业:职员

■时间:5月9日

■地点:武昌徐东一咖啡厅

端庄文静的漠曲(化名),冲我微笑示意,但脸上的愁容,仍然清晰可见。

那些目光里,全是惊讶和疑惑

“五一”小长假那几天,南防(化名)带着我回了一趟他老家,见了他的几位高中同学、好哥们。

当南防牵着我的手推开包房时,我感觉到大家的目光“嗖”地一下投射过来。

酒过三巡,南防这才对他的老同学们说,他早就离婚了。“好些年了,为了孩子才一直凑合在一起,”南防搂过我的肩,对大家解释,“漠曲人很好,我们在一起一年了,准备结婚了……”

尽管我已经40岁了,但听心爱的人当众夸赞自己,我还是有些激动,有些羞涩。而且,还有莫大的幸福感和欣慰感。

因为,南防终于提到了结婚!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给我这样的许诺。我想,他这一回应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吧?

我跟南防相恋一年多,情投意合,但结婚事宜,一直一波几折。

然而,我的兴奋劲还没持续三四天,我就发现南防对结婚这件事情,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那天下午,我打南防的办公室座机,接电话的人说南防这天休息。我又气又急,他明明告诉我在上班。等我再打他手机,他说打牌去了。我追问在哪里,他支支吾吾。

最终,我弄清楚南防干什么去了。是去见一个女人。他说,只是一个女性朋友而已。“怕你误会,所以才……”他说,但我觉得,没有解释不清楚的事情。他是心中有鬼。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我们一闹不愉快,他就去结交其他女人。

掉进了爱河的人,都变得很狂热

一年前,也是“五一”,我跟南防在汉口解放公园见了第一面。

那时,我在报上登了一则带照片的征婚启事,应者如云,电话短信此起彼伏,让我一时手足无措,只得关机。

等我再次开机,收到南防的短信:“我想这些天你的手机应该清静多了,这样我们才能好好聊聊。”他在短信中告知我他的基本情况:大学行政人员,离异6年,儿子马上高考。

没想到,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居然发生在我们俩身上。不仅是我有眼前一亮、电流击中全身的感觉,南防比我大8岁,居然也会怦然心动。

我们开始频频约会,看电影、打羽毛球、散步……掉进了爱河的人,都变得很狂热。我们如果一两天不见一次面,就觉得如隔三秋。他说,喜欢我的温柔敦厚。我说,喜欢他的温文尔雅。

有一天,南防来我单位接我。他站在楼下一个拐角处,踮着脚跟,伸着脖子,朝我必经处张望。那眼巴巴的模样,活脱脱就像一个热恋中等待心上人的大男孩。

这时,漠曲像孩子一样笑了,灿烂、明媚,由衷、知足。这是整个讲述过程中她惟一的一次笑,令人好生感慨。

还记得有一次下雨,我们吃完饭出来,天下起了雨,正好遇上一个水坑。“别动!”南防抓住我,然后弯着腰背对着我,不容拒绝地说,“上来,我背你!”

伏在他宽厚的背上,我心潮起伏。这是我要找的人,我认定了!

她说的话,让我的心跌进冰窖

交往两个月后的一天,南防应我的要求,带来他的离婚协议书。上面有一条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房屋由南防和他前妻筱桃(化名)及儿子共同拥有。

“这不是离婚不离家吗?你们还住在一起吗?”我说,“既然我们想在一起,你就应该有一个姿态。”南防解释,当时他儿子还在上初中,为了不影响他,就跟筱桃商量离婚不离家,等儿子考上大学以后,真正再互不干涉。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有孩子,虽然这协议很奇怪,但我还是能理解南防。

10月,南防儿子上大学了,他就搬了一些衣物到我这里,经常过来。他父母也知道我的存在,都表示没意见,惟愿我们幸福。

今年过年前,南防主动提出来,一定要跟“家”里断掉。为此我开心不已。年一过,我就让南防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前妻筱桃,彻底跟那个家了断。他不肯,说:“我带几件衣服过来就行了,不用那样大动干戈吧?”

“断就断干净,让她彻底对复婚死心,”我对南防的不以为然有些生气,说,“你这样一心挂两头,对她对我都不公平……”

听南防说,筱桃个性强势,对他这个凤凰男总有些看不起。尤其是以前南防工资还没有涨到如今的大几千,她对他总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

可是,他们离婚后并没有真正分开过,筱桃甚至每逢周末就去南防父母家吃饭。虽然南防说他们只是同在一屋檐下而已,但我觉得这种局面太危险,太难以掌握。

我越想越不妥,就找南防要了筱桃的电话。我并无示威的意思,只是告诉她,我跟南防感情很好,准备结婚,希望她能够理解,同时感谢过去她对他的照顾。

筱桃也没有对我冷嘲热讽或横加指责,但她说的话让我的心如同跌进了冰窖,“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以前呢,是我脾气不好,但我现在在慢慢改,我会改得让他满意的……”

他言之凿凿,我好不激动

这次谈话之后,我冷静想了几天。筱桃能够说这样的话,一定还是南防给了她某种希望。而南防,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吧?否则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愿彻底离开那个“家”呢?

我果断提出分手。然而,在我准备开始接受别人的约会邀请时,南防就出现在我面前。忏悔、央求、表白……我就再一次沦陷。如此分分合合好几回。

3月,架不住我的分手要挟,南防搬了很多衣物和家什过来,还当着我的面把钥匙也扔了。“我们开始新的生活吧!”他抱着我,言之凿凿,我好不激动。

3月12日,是我跟南防说好去结婚登记的日子。然而,等我带着所有证件来到他单位,他说身份证丢了,户口本也没带在身上。

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令我烦恼的事情。那天,筱桃突然打来电话,说她从外地看完上大学的儿子回来,要南防去火车站接她。我说我不介意他们为了孩子的事情来往,但这种场合我一定要跟着去。

到了火车站,筱桃看见我,说不坐南防的车,扭头就走了。南防为此有些气恼,我却认为,他的前妻不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对我们对她自己都好。

我问过南防,是不是对前妻还有感情,或者还抱有一丝丝复婚的愿望。因为有一次,我们在街头偶遇一个算命先生,我一时兴起,拉着他去测八字。谁知道,南防居然让别人算一下他跟筱桃的八字合不合!我当时好伤心啊。

面对我的质疑,南防都矢口否认。直到昨天,他还说,的的确确是想跟我结婚。可是,他为什么就不愿意跟我去拿结婚证?为什么不愿意彻底告别那个“家”呢?

朋友们都说,这人不靠谱,让我长痛不如短痛。可是,一想到跟南防对我体贴入微的点点滴滴,我就难以痛下决心。

延伸阅读:结婚证

999 收藏

读完文章还有法律疑惑?马上

问律师
最新相关知识
相关咨询
相关法律聚焦
地区找律师
热门标签

夫妻财产结婚离婚子女抚养继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