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婚姻家庭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常识 > 婚姻家庭 > 结婚 > 复婚再婚
天津李鹏律师

妻子结婚登记用假证丈夫离婚再婚成难题

来源:杨友元律师发表时间:2014年03月17日浏览:23327

〔案例〕

信访人:明某,男,31岁,湖南临澧县杨板乡人。

信访时间:2012年3月26日上午。

接访单位:临澧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信访事由:明某称,经临澧县公安机关认定,明某与夏某在临澧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时,夏某使用假户口簿、身份证骗取了结婚证结婚6年来,夏某一直下落不明。通过6年的寻找与等待让明某失去了耐心,一心只希望与夏某解除婚姻关系后再婚。为此,明某曾向临澧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但法院称没有明确的被告而被迫撤诉。现请求婚姻登记机关撤销该婚姻或宣布婚姻无效后再婚。

2006年1月11日,明某与湖北阳新县女子夏某在该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婚后第二天,正当明某忙于准备举行结婚仪式时,发现夏某带着明某所给的5万元彩礼金失踪了,并关闭了通讯工具。

这时,明某意识到可能受骗了,忙乘车赶往湖北省夏某的常住户口所在地欲讨回礼金,可在当地一打听并无此人。明某又迅速前往婚前曾与夏某一同务工的单位去寻找,同样也无夏某的踪迹。明某曾经向本县公安部门报案寻求帮助,但因无法查询到夏某真实的人口信息无果而终。明某也曾经向本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该法院也表示因没有明确的被告人而被迫撤诉。

明某被夏某骗去5万元彩礼金不说,就连离婚、再婚都成为难事,无奈之下,明某只得请求婚姻登记机关撤销该婚姻,或宣布该婚姻无效后再婚。

明某认为,婚姻登记机关在履行行政行为时存在瑕疵,负有对夏某身份证件审查不严之责,理应由婚姻登记机关对其作出的行政行为自行予以撤销。当信访接待人员了解到明某的遭遇后,深表同情,耐心地解释了明某与夏某的婚姻不属可撤销婚姻及无效婚姻的情形、婚姻登记机关当时不具备对夏某真实身份的审查能力,及婚姻登记机关缺乏自行处理这类案件的法律依据。并建议由明某采取向该县人民法院提出宣告夏某死亡的书面申请,公示期满,其婚姻关系按丧偶解除的法律途径。

〔争议〕

关于本案的处理,存在三种观点:

观点一: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明某的离婚诉讼。本案被告夏某身份不明,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即没有明确的被告。按照民事诉讼法第140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条规定,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可向明某释明,请求婚姻登记机关撤销该结婚登记,如果婚姻登记机关不予撤销,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以婚姻登记机关为被告,撤销该婚姻登记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

观点二:明某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本案夏某虽然是利用假身份证件办理的结婚登记,但是双方的婚姻关系仍然存在。根据婚姻法相关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本案中,明某与夏某共同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了结婚登记行为,符合结婚登记的形式要件,就应具有婚姻关系。明某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立案受理。

观点三:明某应书面向人民法院提出宣告夏某的死亡申请,其婚姻关系按夏某死亡进行解除。

2002年8月6日,民政部办公厅就安徽省民政厅关于婚姻当事人双方结婚登记后,一方不知去向,法院在受理另一方提起的离婚诉讼时调查发现,失踪一方办理结婚登记时提供的身份证明、户籍证明及婚姻状况均系伪造,另一方因此要求婚姻登记机关撤销登记,应如何处理的问题印发了《关于撤销黄清江与叶芳结婚登记问题的答复》(民办函〔2002〕129号)。

答复指出,“婚姻登记机关对当事人提供的证件、材料不具备真实性审查的条件和能力,《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25条‘弄虚作假、骗取婚姻登记的’是指当事人不符合结婚登记的实质性要件,通过弄虚作假而骗取的登记。

因此,对黄清江要求登记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请求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已函复我部(法研〔2002〕81号),当事人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向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其婚姻关系按一方当事人死亡处理。”

本案明某、夏某是适用该规定的典型案例,人民法院应按该规定处理。

〔评析〕

从以上案例中不难发现,本案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明某与夏某的婚姻关系是否成立,是否属可撤销婚姻或无效婚姻,以及婚姻登记机关是否有权处理婚姻登记瑕疵的法律依据。

针对以上观点,笔者完全赞同第二种和第三种观点。

第一,明某与夏某的婚姻关系成立,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离婚诉讼或受理宣告死亡申请。婚姻关系的成立必须具备法定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才具有法律效力。根据婚姻法规定,结婚登记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男女双方必须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人加以干涉;二是男女双方必须达到法定婚龄,即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三是必须符合一夫一妻制。禁止结婚的条件有二种:一是禁止近血亲结婚,包括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二是禁止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宜结婚疾病的人结婚。本案中,从明某与夏某在“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中的签字声明来看,双方当事人符合结婚登记的实质要件;从明某与夏某共同前往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办理结婚登记,并出具了本人的户口簿、身份证且结婚证相片为本人来看,符合结婚登记的形式要件;从婚姻登记机关的工作程序来看,严格按初审——受理——审查——登记(发证)的规定程序办理,符合登记程序。因此,明某与夏某的婚姻关系成立,且受法律保护。虽然夏某使用虚假姓名登记结婚,婚姻登记机关由于当时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无法识别夏某的真实真份,但这属于婚姻登记的瑕疵,男女双方只要不存在禁止结婚的情形,完成结婚登记全部程序,就不影响其婚姻关系的成立和效力。因为,姓名只是一个自然人的身份代号,如果完全以婚姻登记的姓名来确定其婚姻关系的认定,显然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在实际工作中,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事例,即婚姻登记实行集中办理之前,部分当事人结婚时的名字与现有身份证名字不同进行离婚登记、补领婚姻证的。这种情况,从性质上看,不属于使用虚假姓名登记结婚,但从形式上看,它与那些用假姓名登记结婚的又没有两样。如结婚证的姓名为“张天一”,现有身份证的姓名为“张天益”等,这种情况大多是由上户、办理身份证、结婚登记时笔误等原因造成的,如果简单地以婚姻登记姓名来确定婚姻关系是否成立或有效与无效,那么上述例子的婚姻关系也可被确认为不成立或无效。但这样的认定显然不符合客观事实,没有法律根据。婚姻登记机关在处理上述事例时,是根据相关规定,由当事人书面说明姓名不一致的原因并存档进行办理。因此,婚姻登记中身份不明的人,是现实生活中一个真实的人,只是这个人的部分资料尚不清楚而已。那么本案中,人民法院就应当认定使用虚假姓名的夏某作为被告人,缺席判决离婚。另外,明某也具备向该县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夏某死亡的条件。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申请人明某为被申请人的第一利害关系人即配偶,符合申请条件;被申请人夏某下落不明己持续6年,且有公安部门的证明,符合下落不明的事实条件;夏某最后离开的地点为明某的住所,符合该县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条件。因此,如果明某以书面方式提出申请,该县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公示期满,按一方当事人死亡解除其婚姻关系。

第二,明某与夏某不属于可撤销婚姻或无效婚姻。婚姻法规定:“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受胁迫的一方撤销婚姻的请求,应当自结婚登记之日起1年内提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1年内提出。”婚姻登记条例规定:“婚姻登记机关经审查认为受胁迫结婚的情况属实且不涉及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问题的,应当撤销该婚姻,宣告结婚证作废。”明某与夏某领取结婚证已6年,期间没有任何一方因受胁迫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提出撤销该婚姻的申请,且不涉及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处理问题,故其婚姻不属可撤销婚姻。关于无效婚姻的情形,婚姻法第10条明确规定,即因重婚而无效、因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而无效、因患有禁止结婚的疾病而无效、因未达到婚龄而无效。从婚姻登记机关对明某与夏某结婚登记的形式审查看,不属无效婚姻的情形。

第三,新的《婚姻登记条例》没有赋予婚姻登记机关处理婚姻登记瑕疵的权力。旧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25条、第28条规定,婚姻登记管理机关有权受理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婚姻登记管理机关查实申请人陈述的情况真实,已缔结的婚姻确实存在无效原因的,依法宣布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结婚证。根据上述规定,请求人可以向有关婚姻登记管理机关请求确认婚姻无效。但新的《婚姻登记条例》于2003年颁布实施后,只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受理因胁迫结婚向婚姻登记机关请求撤销的婚姻,没有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受理无效婚姻的权力。根据2003年10月1日实施的《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第46条规定:“除受胁迫结婚之外,以任何理由请求宣告婚姻无效或者撤销婚姻的,婚姻登记机关不予受理。”因此,由婚姻登记瑕疵引起的纠纷,婚姻登记机关无权自行处理,只能由人民法院处理。

第四,人民法院应按民事诉讼处理婚姻瑕疵案件。从目前人民法院受理的婚姻案件来看,都是按照民事案件处理的。如因重婚、近亲结婚、疾病、未达结婚年龄引起的无效婚姻案件等。而因当事人假冒身份登记等,婚姻登记机关又无法识别其真实身份能力而引起的纠纷,同样都是婚姻登记机关行政确认行为的结果,那么也应同样按民事案件处理。因为,从其二者的性质来看,都属于民法调整的范围,都是典型的民事案件,况且明某没有向法院主张该婚姻关系不成立,而要求撤销婚姻登记或主张婚姻无效,所以,不能成为行政案件。

〔启示〕

以利用假身份证件登记结婚为手段,达到骗取财物为目的的行为,是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近年来,许多新闻媒体均有相关的案例报道。特别是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思想亦随之活跃。如广东深圳等经济发达地区,己成为全国青年男女务工的群集场所,随之择偶结婚已由从前相对封闭的空间,拓展到现在的婚姻南北大交流。然而,在惊叹时代进步的同时,应当看到,也为少数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创造了可乘之机,其犯罪手段之狡猾,骗取财物数量之大。因此,笔者提醒准备择偶结婚的男女,特别是大龄男女,当走进婚姻殿堂之前,应相互多交流、多了解,不要急于求成,以免上当受骗而后悔莫及。婚姻登记机关也应跟上时代步伐,提高科技手段、增强识别能力。如实行全国婚姻登记信息联网、在婚姻登记过程中,与公安部门所掌握的人口管理信息实行资源共享、婚姻登记员严格按规定程序进行登记等。另外,各基层组织、新闻媒体等,要加大宣传力度,增强公民的自我防范意识。公安部门要加大打击力度,严厉惩治其犯罪行为,有效防止此类案件的再次发生。

999 收藏

读完文章还有法律疑惑?马上

问律师
最新相关知识
相关咨询
相关法律聚焦
地区找律师
热门标签

夫妻财产结婚离婚子女抚养继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