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 免费注册 | 快捷登陆:
法学论文
我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法学论文 > 民商经济法论文 > 正文
1 2 3

银行承兑汇票的丧失及法律救济

时间:2013年09月22日  |  作者:刘晓春律师  |  关键词:银行承兑汇票  |  浏览:1209

银行承兑汇票是票据的一种,票据是商品交易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银行承兑汇票,作为信用工具,在流通中为经济的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银行承兑汇票的丧失及法律救济

山东诚维律师事务所 刘晓春

银行承兑汇票是票据的一种,票据是商品交易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银行承兑汇票,作为信用工具,在流通中为经济的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对于银行承兑汇票的丧失及法律救济,笔者认为主要由以下法律、司法解释调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当然中国人民银行的部门规章对此亦有涉及。由于票据法具有一定的专业技术性,加之任何一部法律都有漏洞。德国历史法学派创始人萨维尼指出:法律自制定公布之日起,即逐渐与时代脱节①,再加之法具有的滞后性。笔者从一则真实案例,与各位同仁共同浅析一下银行承兑汇票的丧失及法律救济。A→B→C→D→E→F→G,这是一张银行承兑汇票的转让流程。从票据法的文义性上来看,A是出票人,B是收款人,亦为第一背书人,C为第二背书人,依此类推F为第五背书人,G为合法的最后持票人。这张银行承兑汇票的转让流程并不复杂。但经济的膨胀式发展,在现实生活中,因企业的融资问题,又产生了一种行业:票据中介。在商品交易的过程中,A(出票人)与B(收款人)一般有着不可分割的利益,甚至A与B系同一个股东出资设立的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A或B为急于套取现金,将一张从票据的形式上看完全合法的银行承兑汇票转让与票贩W,票贩W再将这张银行承兑汇票转让于票贩Y,Y转让于C,后由于票贩Y拖欠票贩W银行承兑汇票的套现金额,W便依B的名义甚至以虚拟的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的名义,虚构票据丢失的事实,申请公示催告,直至骗取法院作出除权判决。合法取得、对价支付的持票人D、E、F、G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一、申请公示催告

(1)、失票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95条规定:按照规定可以背书转让的票据持有人,因票据被盗、遗失或者灭失,可以向票据支付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26条规定:票据持有人,是指票据被盗、遗失或者灭失前的最后持有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6条规定:可以申请公示催告的失票人,是指按照规定可以背书转让的票据在丧失票据占有以前的最后合法持票人。从上述规定对失票人的概念的理解应从以下三个方面把握:①该票据可以背书转让②客观上该票据具有丧失的事实③失票人必须是票据丧失占有以前的最后合法持票人。

(2)、伪报票据丧失的表现形式:

伪报票据丧失的情况在实务中比较常见,在笔者办理的票据追索权纠纷之诉、票据返还纠纷之诉、票据损害赔偿纠纷之诉、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之诉等票据纠纷案件,皆因伪报票据丧失而引起的纠纷。在实务中前手因基础法律关系发生纠纷而申请公示催告,例如A(出票人)将银行承兑汇票转让与B(收款人,即第一背书人),B再转让与C(第二背书人)。票据转让后,前手B发现后手C没有按照约定履行合同义务,为使后手C不能及时、有效地行使票据权利,便伪报票据丧失而申请公示催告,直至骗取法院作出除权判决;另外一种伪报票据丧失的情形是源于笔者上述提到的票贩中介的产生,由于票贩Y拖欠票贩W银行承兑汇票的套现金额,在实务中W便以B的名义依B具有的涉案银行承兑汇票的复印件,依证明其是在丧失票据占有以前的最后合法持票人,到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直至对涉案银行承兑汇票作出除权判决;或W虚拟一个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由B为虚拟的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出具证明,证明内容大体为:涉案银行承兑汇票的票面要素,B于X年X月X日将这张银行承兑汇票转让于虚拟的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依证明该虚拟的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系票据在丧失票据占有以前的最后合法持票人,到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直至对这张银行承兑汇票作出除权判决。笔者认为伪报票据丧失申请公示催告之所以屡屡发生,且屡屡得逞,源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申请公示催告的费用低。不管银行承兑汇票的票面金额大小,申请费均为人民币100元,再加上公告费,一个案件无非需要1000元左右的费用。譬如到人民法院伪报10张银行承兑汇票丧失的事实,成本费用不过近万元。二是由于票据具有流通性,涉及区域广,实务中公示催告期间基本上都是60日,公示催告时间较短,各地法院受理公示催告案件的部门又不一致,有的法院为立案庭受理公示催告案件,有的法院为商事法庭受理公示催告案件,更有甚者有的法院为信访室受理公示催告案件,信访室的工作人员一般年龄偏大,大部分为军队转业人员,根本就未接触过银行承兑汇票,如果不是承办申请公示催告案件,竟然不知银行承兑汇票为何物。昏昏然,不知所以然地,在伪报票据丧失者的怂恿下,作出除权判决,从而使持票人的票据权利受到不应受到的司法侵害。笔者于2012年2月底,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到山东省聊城东昌府区人民法院申报权利,承办该案的法官竟让笔者陪同其到出票行查验涉案银行承兑汇票的真伪,笔者对其解释,票据的真伪与公示催告案件无关,笔者作为执业律师不会向法院提供伪证。该法官神情茫然,但要求笔者必须陪同其到出票行查验涉案银行承兑汇票的真伪。无奈,待验票之后,笔者依据票据法的规定及实务操作中积累的经验,告知该法官,卷中材料显示的公告催告申请人系被借用,真正的申请人系W,且W伪报票据丧失的事实。因为笔者并未翻阅该案卷宗材料,承办该案的法官及对方律师目瞪口呆。本案告诉我们:法律职业共同体应注重学习,不断更新知识,不至于出现让当事人感觉到这方面的知识我们还不如当事人的尴尬局面。

二、公示催告阶段应注意的问题及立法建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96条规定:公示催告的期间,由人民法院根据情况决定,但不得少于6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3条规定:公示催告的期间,国内票据自公告发布之日起60日。实务中公示催告的期间基本上都是60日,然而,银行承兑汇票的期限为6个月,公告期间短于票据到期日的期限,这样不便于对持票人的合法利益的保护。在实务操作中笔者认为: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后,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95条的规定,查看票据,确定票据支付地(即付款行所在地)所属的基层人民法院,向付款行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申报权利。若发现之日,已超过公示催告期间,应及时与票据支付地的基层人民法院联系。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0条之规定:利害关系人在申报期限届满后,判决作出前申报权利的,同样应裁定终结公示催告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2条之规定:在申报权利的期间没有人申报的,或者申报被驳回的,公示催告申请人应自申报权利期间届满的次日起一个月内申请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逾期不申请判决的,终结公示催告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99条之规定:没有人申报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申请人的申请,作出判决,宣告票据无效。可见,公示催告期满,并无必然导致除权判决的作出,除权判决的作出,应当在公示催告期满后的次日起,以申请人的申请为前提,并且在公示催告期满后,除权判决作出前,申报人仍可向人民法院申报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98条第2款之规定:人民法院收到利害关系人的申报后,应当裁定终结公示催告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1条之规定:利害关系人申报权利,人民法院应通知其向法院出示票据,并通知公示催告申请人在指定的期间,查看该票据。根据上述法条之规定,人民法院不应当对利害关系人的实体权利进行审查。类似于民事诉讼法中的督促程序,人民法院只要收到债务人提出的书面异议,就应当裁定终结督促程序。但由于各地法院在实务操作中的差异,建议以委托人的利益最大化为原则,申报权利时将委托人与其前手的合同、发票等作为备用,以证明委托人取得承兑汇票系合法取得、对价支付,虽然该法官做了不该做的事。

在复杂多样的实务操作中,对于公示催告阶段笔者提出如下立法建议:

(1)、人民法院受理公示催告申请时,应当责令申请人提供相应的担保,加重申请人申请公示催告的义务,减少伪报票据丧失,申请公示催告,以最大限度地发挥票据的流通功能。

(2)、公示催告的到期日应晚于提示付款到期日,法院应在付款期限届满后作出除权判决,以最大限度地维护最后持票人的合法权益。

(3)、对伪报票据丧失的应依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9条之规定:对于伪报票据丧失的当事人,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裁定终结公示催告或者诉讼程序后,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第102条的规定,追究伪报人的法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02条,是对妨害民事诉讼的法律制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该条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类似于张明楷教授提出的诉讼诈骗,但毕竟“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即使查明伪报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也难以追究伪报人的刑事责任,不利于遏制伪报票据丧失的行为,以致伪报票据丧失的行为泛滥,给合法持票人造成重大损失。因而,笔者建议,若查明伪报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应以刑法修正案的形式,将上述行为纳入诈骗罪调整的范畴,以维护票据的正常流通秩序。

三、除权判决作出后,最后合法持票人的权利救济及相关问题探析。

(1)、我们再来分析一个案例,即:A(出票人)→B(收款人)→C(第二背书人)→D(第三背书人)→E(第四背书人)→F(第五背书人)→G。A为出票人,将银行承兑汇票转让于B,B再转让于C,在C转让于D之后的第二天,C便申请公示催告,D转让于E的期间,正好是公示催告期间,E转让于F的期间,正好是公示催告期满后到法院作出除权判决前的期间,F于人民法院作出除权判决后,将银行承兑汇票转让于G。由于这张银行承兑汇票流转于C、D、E、F、G的期间不同,再加上公示催告期间转让票据行为的效力及公示催告期间届满以后人民法院作出除权判决以前取得票据行为的效力的不同。C、D、E、F、G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及所使用的法律依据,决定着C、D、E、F、G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97条第2款之规定:公示催告期间,转让票据的行为为无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4条之规定:但公示催告期间届满以后人民法院作出除权判决之前取得该票据的除外。即在公示催告期间转让票据的行为为无效。除权判决作出后,银行承兑汇票成为废纸一张,转让票据的行为亦无效,但在这两个时间段中间转让票据行为是有效的。这与民法上的前行为无效,后行为必然无效,有显著的区别。因为票据法的立法目的与宗旨与民法上的立法目的与宗旨有着本质性的区别,民法的立法目的宗旨无非强调民事活动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而银行承兑汇票作为票据的一种,关注的是商事活动,银行承兑汇票作为一种信用工具,理应保障交易安全、快捷,这就是票据法的相对无因性的原理,持票人不按汇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全体行使追索权,这也是为了保障交易的安全。即取得涉案银行承兑汇票时,由于已经被人民法院作出除权判决,所以F与G的法律关系为基础法律关系,而非票据法律关系。E转让F的期间正好是公示催告期满后法院作出除权判决前的期间,这一期间转让票据的行为是有效的,因而E、F之间的法律关系系票据法律关系。D转让于E的期间系公示催告期间,转让票据的行为无效,因而D、E之间的法律关系并非票据法律关系,而是基础法律关系。只有理清直接前后手的法律关系,才能确定原告的诉讼请求及其法律依据。由于在经济交往的过程中,直接前后手一般出于以后的交易往来的考虑,不愿诉讼。例如上述案例G可以作为原告,以买卖合同成立并生效,但由于其前手F转让于G的银行承兑汇票为废票,相当于F未支付G相应对价。由于F与其前手E系票据法律关系,G将涉案银行承兑汇票原件,银行出具的拒付理由书及G出具的相关证明交付于其前手F,F依票据法律关系,依票据法第68条第2款依C、B、A,作为被告行使追索权,案由为票据追索权纠纷;如果F有足够的证据证明B系恶意公示催告,F可以以B作为被告,行使票据损害赔偿权,案由为票据损害赔偿纠纷。

(2)、持票人行使票据权利时,除权判决是否应予撤销。

笔者针对上述问题仔细研读了2003年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梁慧星的《民法解释学》、2004年5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台湾中兴大学法律学系法学士暨法律研究所法学硕士梁宇贤著的《票据法实例解说》、2007年北京大学出版傅鼎生主编的《票据法》、2008年9月法律出版社出版的金赛波、冯守尊编著的《票据法案例精选》、2011年2月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奚晓明主编的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金融卷等。在实务中,持票人对伪报票据丧失一般有3种救济的模式:一是在一个案件中提起撤销除权判决之诉和行使追索权两个诉讼请求;二是直接提起追索权之诉;三是直接以伪报人作为被告提起票据损害赔偿纠纷之诉。各地法院的判决更是五花八门,有的法院对除权判决置若盲闻,直接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作出判决,不涉及除权判决的问题;有的法院对同是其他基层法院的除权判决直接撤销,更有甚者对除权判决作为证据使用,在判决书的审理查明部分认定,对除权判决的效力不予采信。为什么会出现上述情形呢?笔者认为:这源于现行法律、司法解释之规定有不足之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之规定:利害关系人因正当理由不能在判决前向人民法院申报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判决公告之日起一年内,可以向作出判决的人民法院起诉。该条即通说的除权判决之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9条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98条(即2008年4月1日起实行的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的规定: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可按票据纠纷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7条之规定:因票据纠纷提起的诉讼,由票据支付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上述法条的规定,可能出现两地法院管辖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之规定:假设涉案除权判决系甲省乙基层法院做出的,F可以向甲省乙基层法院提起撤销之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9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7条之规定,假设B的住所地为丙省丁县,F也可以向丙省丁县基层法院提起诉讼。如果F向丙省丁县基层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为:(1)撤销甲省乙基层法院的除权判决(2)向B行使追索权。丙省丁县的基层法院是层层上报至最高人民法院,撤销甲省乙县的除权判决,还是直接撤销甲省乙县的除权判决。如果F向丙省丁县基层法院提起诉讼,丙省丁县基层法院判决F胜诉,且该判决业已发生法律效力,这样就会出现B依甲省乙县基层法院的除权判决,行使票据权利,F依丙省丁县基层法院的票据纠纷判决书行使票据权利。这样就会出现一张银行承兑汇票B、F同时行使票据权利的尴尬局面。至于假如丙省丁县的基层法院对甲省乙县的基层法院做出的除权判决置若盲闻,笔者不敢苟同。如果依照丙省丁县的基层法院的上述做法,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就成为多余的法条,没有设置该法条的必要性。并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7条规定:按照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企业法人破产还债程序审理的案件以及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后维持原判的案件,当事人不得申请再审。根据该条之规定,利害关系人对公示催告程序不可提起再审,但是并没有禁止人民法院依据审判监督程序提起再审。如果F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9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7条的规定,向丙省丁县基层法院提起诉讼,丙省丁县基层法院能否依审判监督程序直接撤销甲省乙县基层法院的除权判决?既然除权判决也是业已生效的法律文书,不撤销除权判决,F如何行使其诉讼权利。再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规定的“正当理由”,何为“正当理由”?通说认为:不在全国性的报刊上公告等情形,但就上述案例而言,F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B系伪报票据丧失的事实,骗取法院做出的除权判决书,算不算正当理由?

四、结束语

笔者引用的笔者承办的真实案例,由于现行法律、司法解释、部门规章规定的瑕疵,致使持票人在诉讼时,对管辖法院、诉讼请求等问题无所适从,其合法权益的实现,依赖于法院的自由裁量权。通过此文,希望能引起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共鸣,力求对具有滞后性的法律、司法解释、行政法规作出与时俱进的修改,以推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进程。

注:①转自梁慧星《民法解释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47页。

  • 作者:刘晓春律师 [山东-菏泽]
  • 专长:金融证券 刑事辩护
  • 律所:山东诚维律师事务所
  • 29积分 | 帮助0人 | 0个好评
在线咨询电话:13395403390
添加到收藏夹
分享到:
温馨提示:华律网专题由编辑人员收集整理而来,不代表华律网立场。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法律问题(如离婚、房产纠纷、 人身伤害、刑事等),建议您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免费)。

法律咨询向律师描述您的问题吧

你已输入0/3000字
律师推荐更多>>
    遇到法律问题,上华律网在线咨询律师!中国最便捷、最大、最专业法律咨询平台,18万执业律师为您解答!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注:此为客服QQ不提供法律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投诉建议与合作)

    关于网站 | 全国律师 | 免费法律咨询 | 友情链接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意见反馈 | 付款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律师服务热线:400-6012-708 传真:028-85548056 四川·成都市高新西区西区大道99号伯雅科技园1号楼(近万科城臻园) [来访路线]
    Copyright 2004-2016 66Law.cn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409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1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