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 免费注册 | 快捷登陆:
律师随笔
我的位置:华律网首页 > 律师随笔 > 工作随笔 > 正文
1 2 3

中国式拆迁大背景下 我们都有可能成为贾敬龙

时间:2016-10-26  |  作者:德凯拆迁  |  浏览:1241

贾敬龙是谁?法庭已经判他死刑立即执行,是名副其实的杀人犯,民间则有人称他是一身正气的“英雄”,而在我看来,他是“中国式拆迁”的受害者,因为暴力强拆而走上非理性维权道路,最终身陷囹圄甚至可能搭上青春生命。

  贾敬龙是谁?法庭已经判他死刑立即执行,是名副其实的杀人犯,民间则有人称他是一身正气的“英雄”,而在我看来,他是“中国式拆迁”的受害者,因为暴力强拆而走上非理性维权道路,最终身陷囹圄甚至可能搭上青春生命。

  这是每个被拆迁人再熟悉不过的桥段:村里旧村改造拆迁,但是拆迁补偿没有达成一致,被拆迁人贾敬龙没有搬离房屋,村主任何建华(被害人)带领村委会、治保会对贾敬龙家的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而这些房屋是贾敬龙用于结婚的婚房。

  图中的青年贾敬龙,手执国旗护家园,然而,国旗并没有保住他的家园,此情此景,是不是戳中了你的泪点?

  一场强拆,房子毁了,婚姻毁了,悲愤至极的被拆迁人贾敬龙起了杀人之念,2015年2月19日,农历大年初一,贾敬龙在村团拜会上,用改造过的射钉枪射杀了村主任何建华。

  由于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这个周末,贾敬龙案以各种视角席卷了律师们的朋友圈,各个业务领域的律师、法学家均在声援贾敬龙,望“刀下留人”,尤以刑法学家们对“死刑的刑法控制”、贾敬龙是否构成自首坦白、被害人是否有重大过错为主流。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征地拆迁维权的律师,我无意讨论贾敬龙案是否应当“刀下留人”,这个话题,还是留给擅长刑事业务律师和学者们比较好。我们更加关注贾敬龙在杀人之前的经历,那段让他绝望进而狠下心杀人的“中国式拆迁”。

  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经历,我的同事刘光明律师参加一宗征地拆迁案件开庭,庭审结束后,原被告双方一边查看庭审记录一边签字,走下“神坛”的法官对作为被告的拆迁方说:“你们这个补偿标准确实太低了!”细聊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名主审法官家里马上也要面临拆迁。

  看,这位法官同志作为人民大众的一员,在实际经历了“中国式拆迁”,就能对补偿太低感同身受。最高法院作出贾敬龙死刑复核裁定书的法官们,一定没有经历过我们老百姓正在经历的拆迁,所以,他们没有对公力救济“绝望”的感同身受。

  贾敬龙在婚期将近的时候经历了强拆,对生活的全部希望和热情也随强拆碎成一地瓦砾,一个本应是村民利益代言人的村领导,一群根本没有行政强制执法权的人,就这样野蛮地夺走了一个公民的家园和梦想。如果没有系统学习过法律,明白法律或可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换着是我,或需也是要走上极端的。

  我们还不得不关注的一个细节就是,贾敬龙的父亲不顾贾敬龙的反对,与村委会签订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根据目前的材料,我们无从考证贾敬龙的父亲为什么会签字,但是根据我们长期从事征地拆迁维权的经验来判断,不外乎威胁、恐吓、诱骗等手段,而类似于这样的案例在“中国式拆迁”中不胜枚举。

  每个被拆迁家庭总有一个突破口,禁不住上述手段,代表一家人签字。对于拆迁方来说,有无“代理权”从来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一律推定为有“代理权”;对于司法机关来说,存在“签字”行为的拆迁类案件,不予受理。所以,在长期办理征地拆迁维权案件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和被拆迁人沟通,如果有争议,家庭内部成员一定要保持一致。

  被害人何建华的身份是该村村长兼书记,曾组织人员对贾敬龙家进行两次强拆,第一次因为贾敬龙的抵抗没有成功,第二次终于成功。判决书中对此强拆行为认定为“不是违法强拆”,那么,村委会的强拆行为到底违法不违法呢?北京德凯征地拆迁律师团认为:当然违法。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明确规定: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村委会有权对村集体经济组织范围内包括土地在内的集体财产进行管理,然而,在中国任何一部法律上,没有赋予村委会强制拆除村民房屋的权利。

  如果村委会要收回土地,按程序应该先通过村委会讨论,确定收回的方案和补偿的标准,然后提交村民代表大会或村民会议审议通过,方能实施,如果在绝大多数村民支持的情况下,有极少数不同意拆除的,村委会可以通过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在审判生效之后,村委会可以申请强制执行,由法院牵头,汇同国土部门,城管部门,或镇组组综治办、司法所、派出所等有关单位到现场强制拆除。

  可是,在中国式拆迁中,不少地方政府以村委会作为马前卒,以村民自治为借口,实施违法强拆之实。而在这样的违法拆迁中,本应该代表村民利益的村委会,却往往乐于充当地方政府的“打手”。常言说“无利不起早”,地方政府希望通过村委会实现快速拆迁的目的,村委会希望借着拆迁,发一笔“拆迁财”,两者自然一拍即合。于是,强拆一线以及政府被诉的各种法庭上,我们常常看见“顶着锅”的村委会。

  贾敬龙案也让从事征地拆迁法律服务的我们唏嘘不已,作为律师,我们希望,每个面临拆迁的老百姓在迷茫时都能先问问律师,不管你最后是否聘请委托律师,我们都会尽专业力量,为你提供咨询,告诉你一条更好的途径保全自己及自己的合法财产。

  国家是一个大家庭,是由千万个小家庭组合而成,每个小家庭都是由老百姓在繁衍生息、辛苦劳作,这是一个国家的生机;同样,法律的生命力最终体现在对法律的理解、执行上,归根结底在人,在每个执法者的执法行为和老百姓的守法行为、司法机关的司法行为。希望每个目前手握公权力的拆迁人、司法工作人员都能以己度人,以公平之心对待每一个被拆迁人,因为我们都有可能成为贾敬龙,我们也有可能面对贾敬龙式的绝望,到时候,你希望谁来帮助你?(文/张小英律师)


  • 作者:德凯拆迁律师 [北京-朝阳区]
  • 专长:拆迁安置 行政诉讼 土地纠纷
  • 律所:北京京益律师事务所
  • 45526积分 | 帮助38080人 | 8393个好评
在线咨询电话:4006436520
添加到收藏夹
分享到:
温馨提示:华律网专题由编辑人员收集整理而来,不代表华律网立场。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法律问题(如离婚、房产纠纷、 人身伤害、刑事等),建议您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免费)。

法律咨询向律师描述您的问题吧

你已输入0/3000字
律师推荐更多>>
    遇到法律问题,上华律网在线咨询律师!中国最便捷、最大、最专业法律咨询平台,12万执业律师为您解答!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注:此为客服QQ不提供法律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投诉建议与合作)

    关于网站 | 全国律师 | 免费法律咨询 | 友情链接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意见反馈 | 付款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律师服务热线:400-6012-708 传真:028-85548056 四川·成都市高新西区天辰路万科城臻园路口左转(地铁2号线天河路站附近) [来访路线]
    Copyright 2004-2016 66Law.cn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409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10140)